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陈红:俄罗斯国内关于十月革命的不同评价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这一伟大的日子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如何评析这一20 世纪的重要事件却始终是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的话题。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国内外学界再度将之作为关注的焦点,并以各种形式纪念这个日子。2017年初,俄罗斯陆续举办了以十月革命为主题的系列研讨会。32931日在莫斯科大学举办了主题为“十月革命一百年”的国际学术会议,33031日召开的来自世界30多个国家的3 000余人参会的“莫斯科经济论坛”,专门设立了以十月革命为主题的分论坛,笔者有幸应邀参加。俄罗斯接下来还将举办一系列纪念十月革命一百年的学术研讨会。在已召开的研讨会上,学者们主要围绕十月革命的性质、十月革命的爆发是必然还是偶然、十月革命的历史意义和影响等问题展开了讨论。事实上,关于这些问题的争论从十月革命发生之日起就从未停止过。百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再次将关注的目光投向十月革命的故乡之时,会发现目前俄罗斯国内对十月革命仍然是评价不一,形成了几种不同的观点。大致可从右翼主义者、以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代表的左翼学者、俄罗斯政府这三个方面来解读目前俄罗斯所存在的十月革命观。

一、右翼主义者的观点

  右翼主义者的观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在十月革命产生的原因上,认为十月革命是偶然的事件,是布尔什维克利用当时俄国的混乱局势阴谋策划的一次政变,十月革命没有任何经济、政治文化的前提,是以列宁为首的一小撮冒险家采取的主观武断的行动。不久前,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信息科学院院长彼沃瓦罗夫在谈十月革命时还坚持这样的观点,他说:“(十月革命的爆发)不存在任何客观规律。”[1]此外,右翼主义者在十月革命爆发的原因上还有“间谍说”和“德国黄金说”,简单地解释就是认为列宁是德国间谍,用德国人的钱发动了十月革命。“关于‘德国黄金’的神话……不仅成为众多出版社出版的对象,在电视荧屏上也播了很长时间。关于政治冒险家帕尔乌斯的故事广泛传播,他企图用德国总参谋部的钱,借助列宁的手在俄罗斯进行革命。”[2](P50)第二,在对待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态度上,支持二月革命,反对十月革命。他们赞成孟什维克的观点,认为俄罗斯还没有达到建设社会主义的条件,革命应局限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范围内。我们知道,当时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是“社会民主主义”在俄国的主要代表,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采取妥协投降政策,反对把政权转移到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的手中。尼·苏汉诺夫是俄国的孟什维克,在1922年出版的《革命札记》一书中,以“俄国的生产力还没有达到足以实现社会主义的水平”作为论据,否定俄国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社会主义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而在布尔什维克党内也有人坚持社会民主主义的观点,早在19174月,加米涅夫就不同意列宁在《四月提纲》中提出的从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论断,他认为俄国还没有成熟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程度。在布尔什维克党的第七次代表会议上,加米涅夫坚持错误观点,李可夫对加米涅夫表示支持,认为“社会主义革命的首创性不属于我们”,现在不具备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这些典型的“社会民主主义”的谬论,至今仍然被右翼自由主义者所信奉。俄罗斯自由主义遗产基金会主席阿列克谢·阿列克谢耶维奇·卡拉-穆尔扎是这样来阐述二月革命的:“二月革命是普遍民主的革命,得到了绝大多数人民的支持。1917年春天的政权掌握在被称为自由改良主义者的手中。这些人从根本上否认用革命来解决俄国的问题,专制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二月革命的活动家依靠社会精英和议会两院的大多数人试图熄灭革命,而不是点燃革命。”[3]第三,十月革命的结果使俄国“偏离了人类文明进步的轨道”,“中断了俄国的自然发展进程”。一部分人认为,如果不是十月革命的爆发,沙皇俄国将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为战胜国,并建设成为君主立宪制的强大帝国,十月革命并没有带来积极结果,苏联是一个经济上赤字、政治上专制的国家。持这种观点的人我们可以称之为是右翼君主主义者。《政治杂志》主编彼得·阿科波夫称,“君主制的消失造成国家处于无政府状态,后来陷入内战,数百万人失去生命”。[4]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如果不爆发十月革命,二月革命的结果将会使俄国正常地发展资本主义,建成像一些西方国家那样的具有市场经济、民主政治的资本主义国家。似乎十月革命之前资本主义有一个“光明的过去”,十月革命之后资本主义也有一个“灿烂的未来”。[5]这可以看做是右翼自由主义者们的观点。两种右翼立场上的观点比较接近,只是对国家发展前景的设想方面略有不同而已。

  上述右翼主义者们的观点我们并不陌生,可以说是由来已久,它与西方自由派的观点如出一辙。“在西方,从 20年代起至今,代表西方官方反共意识形态的自由派始终否定十月革命,把十月革命看成是布尔什维克对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搞的一次政变。”[6]这种自由主义的观点在苏联解体后的一段时间里甚嚣尘上,在俄罗斯史学界曾占据主导地位。当年攻击十月革命的右翼代表主要有亚·奇·雅科夫列夫、德·安·沃尔科戈诺夫和谢·亚·菲拉托夫。其中亚·奇·雅科夫列夫是苏联时期政治人物、历史学家,20世纪80年代进入苏联共产党政治局和书记处,被称为“公开性”运动的奠基人,在戈尔巴乔夫执政时,曾是戈尔巴乔夫的“头号智囊”“精神教父”,是苏共高层领导中西化、自由化的代表人物。他们否定十月革命及其领导人列宁、歪曲和篡改苏联历史的自由主义观点时至今日在俄罗斯仍然大有市场。这一点可以从日前俄共关于十月革命的提案情况得到某种程度的说明。2017120日,俄罗斯共产党提议通过《关于为否定1917年十月革命历史事实、扭曲事件性质负担行政责任》的法律草案,并已将提案呈送给国家杜马主席。俄共领导人马克西姆·苏拉金指出,一些俄罗斯的政治家,大多数是自由主义和右翼势力的代表,甚至还是“西方价值观”的倡导者。他们否定十月革命历史事实和扭曲事件性质,这与事实相矛盾,会将异议和混乱带入社会,使年轻的一代失去方向。[7]

二、以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代表的左翼学者的观点

  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主要是指苏联解体后在当代俄罗斯逐渐形成的“后苏联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流派”的代表人物。该流派是目前俄罗斯最为活跃、影响力最大的马克思主义流派,也是俄罗斯左翼学者的集中代表。所以,本文拟从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的观点切入来展现左翼学者的十月革命观。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把“马克思主义的复兴”作为神圣的使命,深入挖掘马克思主义的现实意义,致力于实现马克思主义的再现实化。1991年创刊的《抉择》杂志和2015年开始定期出版的理论研究刊物——《政治经济学问题》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流派的理论阵地。为纪念十月革命胜利100周年,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出版了论文集——《伟大革命的顶点》,由斯拉文和布兹加林担任主编,现在还未正式出版。①该书三年前就开始策划,策划出版的根本目的是以百年纪念为契机再次重申十月革命伟大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以“伟大革命的顶点”作为书名,其用意在于旗帜鲜明地表明他们对十月革命性质的看法。在书中的引言部分,斯拉文写道:“(十月革命)对于俄罗斯和全世界劳动者的生活都具有革命性的影响。本书的作者们坚信,这一真正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历史事件的丰富遗产还将长时间地鼓舞着为摆脱寡头资本统治而进行不懈斗争的世界各国劳动者,寡头资本给人类带来了社会民族冲突、战争和破坏。”本书附录有两篇文章:一篇是2007年为纪念十月革命90周年,以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主要代表的俄罗斯17名教授发表的联合声明,题目为《十月革命对于我们——俄罗斯和全世界的意义》,他们在声明中所阐发的关于十月革命的基本观点,至今依然没有改变。另一篇是首次发表供社会讨论的当代俄罗斯左翼力量宣言草案,题为《时间的抉择——全世界、俄罗斯和左翼的任务》,主要阐述了在当今新的历史条件下如何理解社会革命,如何进行社会革命的问题。

  以批判的马克思主义者为代表的左翼学者的十月革命观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十月革命不是一场阴谋,不是一次偶然事件,是社会革命。左翼学者运用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基本原理对一些错误说法进行了批驳,指出俄国人民决定性作用的发挥,是革命开始和最终取得胜利的根本原因。“十月革命,作为事件发展的内在逻辑,是当人民不满的涓涓细流汇聚成为一条足可毁灭一切的社会洪流之时而发生的。”[8]他们认为那些阴谋或偶然事件的说法实质上是把俄国人民看成是可以任人摆布的玩偶。在对十月革命的组织者——列宁、托洛茨基等人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的评价方面,他们的观点是,尽管这些领导人不是毫无过错,但是恶意污蔑,也是没有现实根据的,也就是既不能奉若神明,也不能妖魔化。第二,十月革命影响深远,意义重大。首先,十月革命使社会的底层——工人、农民和表达他们利益的知识分子掌握了政权,直接成果是出现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其次,由于十月革命,世界上出现了两个相互对立的社会制度,深刻影响了人类历史的后续进程。再次,促进了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开始了资本主义体系自身改革进程,加速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体系的崩溃。最后,十月革命提出了社会解放和公正的思想,具有超民族和超宗教性质的导向统一的思想,并在这一思想基础上建立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第三,在如何看待十月革命和苏联历史方面有两个基本观点:首先,由十月革命所开启的苏联历史有痛苦的悲剧,有民主主义趋向和官僚主义趋向的相互替代和相互斗争,但是不能抹杀由十月革命所激发的人们大规模建设新社会的创造潜能,以及由此所取得的伟大成就。其次,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轻视或者放弃由十月革命所产生的民主政治、国际主义、公正和人道主义原则,但是,苏联模式的崩溃,并不意味着十月革命的理想是虚假的。“正像基督教的理念并不需要为宗教裁判所的实践负责一样,斯大林的极权主义也并不能破坏革命的理想。社会主义的历史性事业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已经出现了不将资本主义作为一种制度来接受的新一代青年。有全部理由指望,这一代人能够使十月革命的理想焕发新的生机。”[8]

  以上是左翼学者的十月革命观,对十月革命的成因、作用及历史意义进行了深刻的阐发,对右翼主义者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有力的驳斥,我们赞成左翼学者关于十月革命的基本观点。但是,俄罗斯左翼学者的谱系颇为复杂,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流派也不是铁板一块。所以,他们的十月革命观也存在分歧。肯定十月革命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积极意义,这是左翼学者的共同观点,在这个前提下,左翼学者内部就一些具体问题争论得也比较激烈,比如关于十月革命的性质问题。米哈伊尔·瓦耶伊科夫在苏联时期就因“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研究而成为这一领域内的首席专家,他认为从1917年十月革命的实际结果和现实推动力来看,它是二月革命的一个延续,是俄国资产阶级的经济、社会乃至工业革命的整体进程的一部分。俄国无产阶级数量很少,不可能是革命的主体。十月革命解决的主要任务是资产阶级性质的,比如,建设一个没有封建等级制和专制君主制社会的任务,即消灭封建主义的任务,工业化的任务,城镇化的任务,还有就是提高居民的受教育程度和文化水平的任务,等等。[9](P16-19)因此,这场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革命。另一位俄罗斯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流派的重要代表人物斯拉文与瓦耶伊科夫有着激烈的争论。斯拉文强调革命的各种社会主义因素。这些因素包括布尔什维克及参与革命的左翼党的性质,经济社会改造的内容,因为革命及革命成功而培养出了全新的人以及革命主体的自觉意识,等等。[9](P16-19)布兹加林和布拉夫卡也不同意瓦耶伊科夫的观点,认为判断社会革命性质的主要标准要看是否能唤醒人民大众创造新的生活,十月革命恰恰是人民大众创造新生活的根源。十月革命最终还是一场文化革命,它开启了一个新的文化进程,具有鲜明的后资本主义特征。十月革命的冲击带给我们的是一股强大的新潮流,是社会主义的新型的社会关系和活动方式、人的行为、价值观和动机等新气象。[9](P16-19)而且,“从十月革命解决的社会经济矛盾,特别是从整个资产阶级革命的根本问题来看,革命是无产阶级性质的。而从参加革命的基本社会力量来看,它是工农革命(正如列宁在19171025日的彼得格勒苏维埃代表会议的讲话中指出的那样),即革命是建立在无产阶级、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和半资产阶级(前资产阶级)生产者(农民阶级)联合基础上的。”[9](P16-19)

三、俄罗斯政府的观点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对十月革命的评价经历了一个由全盘否定到“无害化”处理的过程。在政权初建时期,俄国政府禁止各种庆祝十月革命的活动,支持各种反对十月革命的言论和活动,摧毁大量纪念十月革命的建筑和标志,其根本目的在于稳固刚刚建立的资本主义制度。[10]后来由于国内形势变化,同时也为弱化国内在政治上和意识形态上的矛盾,在十月革命80周年前夕,叶利钦下令将“十月革命节”改为“和睦和解日”,承认 11 7 日是“日历中最红的一天”,但是仍然认为“革命带来了灾难和不幸”。从普京执政开始,俄罗斯开始重新审视重大历史事件。2004年,普京签署了相关法令,将“十月革命胜利日”正式更名为“莫斯科红场军事阅兵日”,恢复在红场举行阅兵仪式。2016年岁末,普京曾在国情咨文中表示,2017年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100周年是思考俄罗斯革命原因及性质的良好契机,“俄罗斯社会需要对这些事件进行客观、坦率和深入的分析,首先为了和解、巩固今天所达成的社会的、政治的、公民的团结一致,我们需要汲取历史的教训,绝不允许将过去的分裂、愤恨、怨恨和残酷带入我们现在的生活,决不允许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或其他利益利用几乎触及了每个俄罗斯家庭的悲剧来大做文章,无论我们的先辈曾经属于哪个阵营。让我们记住,我们是团结的民族,我们是同一个民族,俄罗斯只有一个。”[11]201612月,俄罗斯历史学会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成立了专门制订十月革命100周年活动计划的委员会。在成立研究纪念活动计划委员会的会议上,俄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指出,举行100周年活动旨在纪念和理解,并非庆祝,要让那段历史不再割裂民众。总之,可以将当前俄罗斯政府在十月革命问题上的基本态度和立场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抛弃了全盘否定的历史虚无主义,表现出对历史的尊重,在对待苏联时期政治遗产上逐渐趋于理性和成熟。普京总统明确表示,否定历史会使整个民族忘记自己的历史。第二,立足于国家团结统一试图对“白”(拥护十月革命之前的俄罗斯)与“红”(拥护社会主义、拥护苏联)进行比较权衡和调和,并且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两面性和矛盾性。例如,普京本人一方面曾表示他仍保存着苏联共产党党员证,而且至今喜欢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另一方面曾指出,1917年俄内部政权发生剧烈晃动最终使得国家从内部崩溃。此外,对于100周年的纪念活动,俄罗斯政府将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结合起来“笼统”地纪念,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出了矛盾性和两面性。第三,今天的俄罗斯是一个具有强有力的国家政权体系和保守的“白色”意识形态的资本主义国家,所以在试图调和“白”与“红”的前提下,其实质是使“红”屈服于“白”。

  以上从三个层面解读了当前俄罗斯对十月革命的不同评价,基本上是三种不同的观点:有将其视为灾难的否定性评价,有始终坚信其伟大意义的肯定性评价,有试图调和左与右的矛盾性评价。实际上,任何一个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有其根源,我们只有结合当时具体的历史事实和具体历史形势下的人心向背才会对十月革命有着正确认知,才会有理有据地驳斥种种右翼主义者的错误观点。历史反思的目的在于深化认识,在十月革命100周年之际,我们要认真总结十月革命的经验,深刻认识十月革命的重大意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继续高歌猛进。

  参考文献:

  [1] См.Цена революции.Три Революции 1917 года / Эхо Москвы[C].Стенограмма программыот 8 января 2017.

  [2] А.В.Бузгалин,А..И.Колганов.10 мифовобСССР[M].Москва,2010.

  [3] А.Механик,Деятели Февраля скореепытались погасить революцию,нежели разжечь ее.[J].Интервью А.А. Кара-Мурзы журналу«Эксперт» // Эксперт,2017(10).

  [4]100年后的今天,俄罗斯如何看1917年革命[N].环球时报,2017-03-17.

  [5] 孙凌齐.国内外关于十月革命研究综述[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7(5).

  [6] 刘淑春.国外学者关于十月革命的争论[J].马克思主义研究,1998(2).

  [7] 俄共提案:否定十月革命应受惩罚[EB/OL].http://news.china.com/international/1000/20170122/30200261.html2017-01-22/2017-03-02.

  [8] 十月革命对于我们——俄罗斯和全世界的意义[J].林艳梅译.国外理论动态,2007(11).

  [9] См.А.В.Бузгалин,А.И.Колганов.10мифовобСССР[M]. Москва,2010.

  [10] 项佐涛,孔寒冰.历史中的观念与观念中的历史——国外对十月革命的看法及其演变研究[J].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07(4).

[11] Президент Россиио предстоящем 100-летии Революции 1917 года. Из выступления Владимира Путина наежегодном Послании к Федеральному Собранию 01.12.2016/Российское историческоеобщество[EB/OL]. http://rushistory.org/proekty/100-letie-revolyutsii-1917-goda/prezident-rossii-o-predstoyashchem-100-letii-revolyutsii-1917-goda.html2016-12-01/2017-03-02.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转引自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17-06-07/139232.html

发布时间:2017-06-22 15:3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