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刘旭东: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论析

 

 

2016102829日,由越南共产党主办的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越南首都河内举行(大会原计划于30日闭幕,实际上在29日闭幕)。这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第一次在社会主义国家举行。来自世界57个共产党和工人党的100多名代表出席会议,共产党执政的其他四个社会主义国家均派代表参加了会议,奥地利劳动党则是第一次参加会议。本次会议的主题是“资本主义的危机和帝国主义的攻击——共产党与工人党在争取和平、劳动者与人民的权利及社会主义的斗争中的战略与策略”。与会代表讨论了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帝国主义攻击及其后果,指明了社会主义是代替资本主义的唯一选择及今后世界各国共产党与工人党的共同行动方略。会后,以越南共产党名义刊发了《开幕词》,与会政党一致通过了本次会议的共同文件《号召》,并通过了四个决议。会议决定第19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俄罗斯举行。

 

一、资本主义危机继续深化,世界经济仍在努力恢复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就成为历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本次与会的各政党代表对当前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表达了高度关切,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后果及资产阶级政府解决经济危机的方案进行了重点分析和批判。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拖累,全球经济活动继续低迷,世界经济仍处在努力恢复之中。

关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与会代表一致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仅是经常的、周期性的危机,而且在本质上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目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不是在减轻,而是在继续深化。危机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所有制,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尖锐化的必然结果。黎巴嫩共产党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正在不断深化,不仅是商业周期的一种表现,或是利润率长期下降趋势的一种表现,而且是资本主义制度长期危机的表现。希腊共产党认为,自2008年开始持续至今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根源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所有制,是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即资本主义生产的社会性与资本主义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的尖锐化的必然结果。

随着资产阶级转嫁经济危机后果的进程,劳动人民的权益受到更多的剥夺和侵犯,资产阶级已把经济危机的负担转嫁给了工人阶级和普通民众。越南共产党在《开幕词》中指出:“对我们显而易见的是,国际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已经对世界各地的数十亿人的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贫困和贫富分化不断扩大。……与19291933年的危机不同,今天的全球资本主义并不是为了消解社会冲突而调整政策。事实上,它一直在加紧剥削、削减福利,从而进一步剥夺和侵犯劳动人民的权利。”斯里兰卡共产党指出了劳动人民因经济危机承受的失业和收入风险,“劳动人民将不得不以失业增长和收入减少来承受资本主义危机的负担。数千人已经在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腊的街头进行着长期的抗议”。希腊共产党则一针见血地指明了希腊资产阶级政府正向劳动人民转嫁危机后果,“在我国,资本主义危机(20092016年)进一步加深了,资产阶级政府正与欧盟、欧洲中央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共谋,把经济危机的负担转嫁给工人阶级和普通民众”。爱尔兰共产党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后果生动地体现为高水平的失业率、就业的更大不稳定、工资的减少、更高更多的税收、公共服务的丧失、日益加剧的不平等和财富从工人向资本家的大规模转移。

与会的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普遍认为,资产阶级政府解决经济危机的措施,只能暂时保护资本主义免于全面崩溃,不仅没有摆脱危机,反而造成了更深层次的危机。尼泊尔共产党认为,资产阶级应对危机所采取的立即行动只是保护了全球金融资本主义免于目前的全面崩溃。然而,资本主义世界并没有永久的解决方案。爱尔兰共产党认为,资产阶级政府采取的量化宽松政策并不能解决经济危机。量化宽松政策是化解银行危机的解决方案,但最近德意志银行和意大利银行的事态发展表明,量化宽松政策提振了股市,但并没有解决经济问题。垄断资本主义采取的各种方案只会进一步加深危机。南斯拉夫新共产党则指出,资本主义的危机远没有结束,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们找不到任何鼓励真实的和可持续增长的良方,没有新的模型和方法,因为制度没有改变,资本主义无法修复。

受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拖累,全球经济增长持续疲软,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继续走低,世界经济依然在努力恢复中。联合国2016512日发布的《2016年年中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指出,全球的经济活动仍未见起色,在2016年年内出现转机的可能性偏低。与会代表普遍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影响了全球经济增长,世界经济仍在努力恢复中。西班牙人民共产党指出,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疲弱增长和当前国际贸易的缓慢步伐是当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局势最明显的特点。斯里兰卡共产党则在引述联合国和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的公报后指出,资本主义危机拖累了世界经济增长势头,最先进的经济体的生产力仍然低迷,“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增长已连续第五年下降。由于一些国家的金融市场潜在的不稳定性、商品价格的波动、迟缓的贸易和投资以及缓慢的生产力和就业增长,导致经济下行风险依然不小。与资本主义国家相关的另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全球债务的创纪录的增长,目前已经达到了152万亿美元,相当于世界总产量的225%。它正在压低经济增长,增加了可能导致停滞甚至衰退的风险。

 

二、帝国主义攻击引发地区动荡、局部战争与难民危机

 

为了转嫁经济危机后果,资本主义不仅剥夺和侵犯劳动人民的权益,还会展开疯狂的帝国主义攻击,引发地区动荡、局部战争与难民危机。越共中央对外部副部长陈得利在开幕词中指明了这点:“冷战虽然属于过去,但今天的世界正变得越来越不稳定,而且确实容易遇到前所未有的危险。由美国及其盟友实践的军事干涉和‘颜色革命’,使中东和其他地区的人民遭受困苦,引发恐怖主义并直接造成自二战以来的最大难民危机。”

本次与会的代表们普遍认为,美国等帝国主义为了实现自身的经济、政治与战略利益,同时也为了摆脱经济危机,展开了猛烈的和全面的攻击,或通过扶持恐怖主义势力,或通过军事侵略,直接引起了地区动荡、局部战争和难民危机。同时,很多代表还强调,必须在坚持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的基础上,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解决地区冲突。

首先,帝国主义攻击是资本主义摆脱经济危机的主要方式。参会代表一致强烈谴责帝国主义的疯狂攻击行径,并认为帝国主义的疯狂攻击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必然产物。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代表指出,发达国家经济地位的相当衰弱及其无法克服的经济危机,引发了美国、北约和欧盟为捍卫自身霸权而进行的经济、政治和军事侵略。葡萄牙共产党认为,当前的国际形势是,资本主义结构性危机正在不断深化,帝国主义加强了猛烈的和全面的攻击。匈牙利工人党则分析了美国帝国主义发动攻击的原因所在,“资本主义危机在全球蔓延,资本家正千方百计采取措施摆脱危机。美国试图通过维持美元的霸主地位及在军事、政治和文化领域的国家霸权来摆脱危机。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资本主义是世界动荡的根源所在。”

其次,实现自身利益是帝国主义攻击的根本原因。尽管帝国主义会以各种借口发动战争,特别是经常“把帝国主义战争说成是民主的战争”,但实际上它们所有的攻击行动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巴基斯坦共产党指出,帝国主义攻击破坏了世界和平,人们正在相互残杀,因此,帝国主义者正利用混乱掠夺自然资源,特别是石油和贵重矿物。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直接指明了美国“新中东战略”的本质。“这一战略涉及推翻政府、将国家变为受保护国、军事化、重新划定边界、分化国家,当然其目的是为西方的金融垄断巨头操纵和控制能源服务的。”阿尔及利亚民主和社会主义党则较全面地概括了帝国主义攻击的根本目的,并将帝国主义发动的战争描绘成“对资源、能源和劳动力的控制,为保护实现少数金融、银行和工业寡头利益的市场而引发的战争”。

再次,帝国主义的军事干涉是造成地区动荡和局部战争的直接原因。利益不断,军事干涉不止。帝国主义经常以“打击恐怖主义”和“推翻威权或独裁政体”等为借口,对广大非西方国家进行直接或间接的军事干涉。军事干涉虽然实现了帝国主义声称的部分目标,却造成了更严重的社会后果,引发了社会不稳定、地区动荡乃至局部战争。与会代表一致认为,帝国主义的军事干涉是引发地区动荡和局部战争的罪魁祸首。爱尔兰工人党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帝国主义列强发动的侵略和战争日渐增多的时代。共产党联盟—苏联共产党第一书记谢尔盖·亚历山德罗夫指出,近年来,美帝国主义和北约的军事干涉,加剧了国际紧张局势,引发了战争。葡萄牙共产党则指明帝国主义应为当今的世界军事冲突负责,“美国、北约及其盟友应对今天世界的主要军事冲突负责,它们的进攻成了人们面临的重大危险”。南斯拉夫新共产党指出,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处于帝国主义阶段的资本主义继续使侵略和流血升级。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可能性要比10年或15年前更容易想象。帝国主义引起、帝国主义者领导的战争冲突正在许多国家上演,包括叙利亚、伊拉克、苏丹、也门、利比亚、阿富汗、巴勒斯坦、乌克兰和其他国家。与会代表强烈谴责了帝国主义攻击对中东带来的巨大灾难。“帝国主义列强及其反动盟友的政策和行动在中东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政治、社会和人道主义灾难。该地区目前正在经历战争和破坏的重大危机。”匈牙利工人党强烈谴责美国是世界冲突的根源。“美国是许多地区不安、冲突和争论的幕后推手,比如中东、东欧、乌克兰和亚洲的南中国海。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演习只是其维持国际领袖地位的海外扩张和外交干预的一部分。美国政策的逻辑结果就是战争。这一点我们在叙利亚就能看到。不是停止战争并承认阿萨德总统为独立的叙利亚政府的基本保障,美国反倒继续支持恐怖主义,迫使俄罗斯越来越深地卷入战争。”同时,参会代表也揭示了帝国主义发动攻击的各种借口和卑劣手段。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指出,“这足以表明帝国主义者近年来使用的借口的虚伪和矛盾:他们指责叙利亚和利比亚是威权政体,但却与沙特阿拉伯,世界上最凶残的国家之一,出色地合作。他们在伊拉克和伊朗寻找核武器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至今仍在假装他们看不到以色列的令人可怕的核武库。”巴基斯坦共产党生动地描绘了帝国主义实施攻击的令人诟病的“三部曲”,“帝国主义者试图收买统治者,如果这不起作用,他们试图推翻政权。如果这些战术也失败,那么或对这些国家施加直接战争,或通过内战创造社会、民族、语言、宗教和邪教的无政府状态来破坏社会结构。这一情况正在利比亚、伊拉克、叙利亚、突尼斯和阿尔及利亚上演”。另外,也有不少代表对帝国主义扶持恐怖主义从而导致地区动荡的现象进行了批判。印度共产党指出,由于帝国主义列强的直接和间接干预,中东、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正在遭受恐怖的内战。基地组织、“伊斯兰国”最初也是由美国情报机构一手培养起来的,现在它们已变成一个个怪物,占领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某些地区。由于油田在其控制下,它们对整个地区构成了严重威胁。孟加拉国工人党则指出,美国帝国主义是恐怖主义的推手,催生了塔利班和“伊斯兰国”。

复次,帝国主义攻击导致了持续的难民危机。与会各政党代表对帝国主义攻击导致出现的难民危机问题进行了重点分析和批判,并对来自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地的难民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和支持。爱尔兰工人党指出,今天的叙利亚正面临着人道主义灾难。数以百万计的叙利亚公民流离失所。叙利亚的重要基础设施和文化遗产正遭受毁坏。正是帝国主义导致了叙利亚的破坏,并扩大了该地区的冲突。德国的共产党和瑞典共产党则对导致难民问题的背后因素作了分析。德国的共产党认为,持续的难民危机有合理的理由,其中一些我们不得不在美国帝国主义和德国帝国主义身上找。瑞典共产党指出,我们不应忘记难民问题。美国帝国主义通过直接力量和代理人的方式干预利比亚和叙利亚。越来越多的帝国主义受害者发现自己处于绝望境地,并且在许多情况下,除了离开家园之外没有其他可行的选择。他们到达帝国主义国家后,却日益成为被压迫的对象和谈判筹码。因此,有必要在我们的共同斗争中吸收和组织移民工人,扩大和保持我们的团结,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

最后,谈判协商方式是解决地区冲突的唯一途径。参会代表普遍认为,谈判协商而非枪炮是解决地区冲突的唯一路径。芬兰共产党认为,不能用任何大国的武器来解决叙利亚战争,叙利亚的和平将不会通过美国的枪支、俄罗斯的枪支、“伊斯兰国”的枪支和阿萨德的枪支来实现。叙利亚的和平不会用袭击欧洲城市的匿名战犯的枪炮和行动来建设。我们现在需要首先停止杀戮并允许谈判的政治。伊拉克共产党认为,现在是这些破坏性战争该结束的时候了,应寻求停止破坏和流血的明智、和平的解决方案。这些措施应立即在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采用,以便允许这些国家的人民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政府制度,远离暴力、恐怖主义和压制自由。而很多政党代表则认为,必须在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的基础上,通过谈判协商的方式解决地区冲突。由澳大利亚共产党等27个政党签署的《结束在叙利亚的战争、恐怖和人类灾难》指出,这场冲突没有军事解决办法,因此我们提倡以协商方式解决叙利亚问题,尊重该国的独立和领土完整,反对否定叙利亚政府国家主权的任何方式的直接或间接的外国干预。我们呼吁这场危机的相关各方基于“联合国宪章”的规定,立即回到谈判中来。在谈判桌上,绝没有任何恐怖组织的空间,必须谴责并立即停止对恐怖组织的支持、资助和武装。叙利亚及其政府的未来应该由叙利亚人民自己的自由意志来决定,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不应该成为结束暴力和持久和平的先决条件。

 

三、社会主义是唯一替代选择

 

历史和现实一再证明:资本主义既无法解决经济危机,又频繁导致发生帝国主义战争的巨大危害,威胁、侵害和剥夺劳动人民的权益;社会主义既能规避和化解经济危机,又是反对帝国主义战争的最坚定力量,促进、维护和实现劳动人民的权益,确保实现可持续发展、平等和社会进步。社会主义是对悲剧、疾病和其他继续危害社会的事物的最好回应。因此,推翻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既是历史的必然趋势,也是共产党人的必然选择。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社会主义国家应对经济危机的举措、经验和实践充分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号召,社会主义是正在进行的经济、社会和生态危机以及资本主义剥削和野蛮的唯一、真正的替代方案,呼吁向世界各地反对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进攻,争取劳动、社会和民主权利,性别平等,国家独立和主权,和平与社会主义的人民和工人的斗争致敬。

首先,推翻资本主义,通过革命手段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是历史的必然趋势。阿尔及利亚民主和社会主义党认为,共产党人必须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于进攻,以便实现当前日程表上的伟大任务: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革命性过渡。各地的共产党人都面临着相同的任务:重建社会主义革命政党,剥夺剥削者,建立生产资料的社会所有制,建立基于计划满足社会需求而非寻求资本主义利润的社会管理模式。菲律宾共产党指出,帝国主义的全面进攻不能解决资本主义危机,只能使它恶化。资本主义的制度性危机的深化或恶化,意味着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作为资本主义掘墓人的工人阶级,有能力扭转当今形势,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但对于清楚地知道自己使命的工人阶级来说,制定反对资产阶级的无情的阶级斗争的革命战略和加强革命政党是必要的。革命政党必须要在工人阶级斗争中发挥先锋作用。

其次,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越性证明,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唯一替代选择。巴基斯坦共产党指出,解决资本主义各种矛盾的办法在于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这只有通过科学社会主义才能实现。为此,社会主义革命是必须的。社会主义革命是把人民从资本主义剥削中解放出来的唯一办法。只有社会主义可以阻止财富的积累;只有社会主义,我们才能摆脱帝国主义、种族、宗教和教派偏见。希腊共产党认为,20世纪的社会主义建设,尽管存在弱点、错误、机会主义的影响和偏差,但由于实现了工人的权利、社会化生产方式、中央计划和工人控制以及数百万工人参与新社会建设,废除了人剥削人的制度,取得了历史性的成就。社会主义的主要优势是对失业的消除、对所有工作的计划性保障、高水平的免费教育和医疗、人民文体事业的发展、妇女的平等、各民族的和睦相处、支持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战争的斗争以及殖民地的取消。越南共产党指出,二战结束后,苏联和社会主义制度不仅取得了现实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也有助于维持和推进全世界的民族解放事业,成为维护20世纪世界和平的重要因素。正是它的存在和在确保社会主义制度的平等和社会进步方面的显著特征,激励了资本主义国家劳动人民的斗争,迫使资产阶级作出了有利于这些国家工人阶级的政策调整和妥协。苏东剧变是人类进步的巨大损失。尽管这是一个挫折,但并不意味着历史和社会主义的“终结”。与许多资产阶级政客和学者的预言相反,越南、中国和老挝并没有崩溃,还在它们的新的征程中取得了伟大成就。以越南革新开放30年的实际成果来看,我们相信只有社会主义能够对当前经济、社会和生态危机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为残酷剥削的资本主义提供唯一有效的替代选择,确保实现可持续发展、平等和社会进步。

再次,打败资本主义、建设社会主义是一项长期事业。爱尔兰工人党指出,我们正在从事一项结束私有制、剥削的统治和资本主义制度,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性的任务。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强调,胡志明把“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称为需要去战斗和击败的“非常危险”的敌人。这是一个只能由共产党人来完成的任务。当然,打败资本主义和建设社会主义并非易事。

 

四、共产党与工人党的共同行动方略

 

在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参会代表就共同关心的问题提出了开展共同行动的计划并讨论了共同行动方略。当然,鉴于各党的历史传统、现实处境与思想认识存在一定差异,它们的共同行动方略也体现出不同的内涵和特色。

首先,支持世界各国人民的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争取和平、自由和民主权利的斗争。为支持世界各国特别是叙利亚、塞浦路斯、乌克兰、朝鲜等国人民的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争取和平、自由和民主权利的斗争,本次与会的各共产党和工人党在独立自主原则的基础上,以选择性签名的方式通过了“结束在叙利亚的战争、恐怖和人类灾难”、“塞浦路斯的自由和重新统一是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里程碑”、“声援乌克兰共产党斗争的团结声明”和“支持朝鲜劳动党的正义斗争和朝鲜人民努力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决议”四个决议。

其次,加强信息交流和经验分享,协调共产党和工人党的行动,促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统一。与会各政党普遍认为,实践历次共产党与工人党国际会议的倡议,振兴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必须加强共产党和工人党之间的信息交流和经验分享,协调共产党和工人党的行动,促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统一。墨西哥共产党指出,困扰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主要问题之一是缺乏一个共同的战略和对问题的有效讨论机制。为此,应加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团结统一,协调共产党和工人党的行动,建立有效的交流和讨论机制。越南共产党指出,应高度重视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作出的倡议和努力,把它作为一个交流信息和经验的重要论坛,促进我们共同斗争的合作。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交流理论问题,和在社会主义、我们的政治思想工作、党的建设以及群众动员方面的实际经验。还需要进一步分享我们在打击由资本主义在全世界发起的反对我们的政治、思想和社会经济攻击方面的经验。希腊共产党一直强调对今天有益的是共产党和工人党内部的大量观点交流、思想政治讨论和战略战术关键问题的辩论,以及为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和权利开展的共同活动。奥地利劳动党指出,面对资本主义的野蛮行径,各国工人之间的国际主义团结和共产党在革命路线上的联合行动是我们斗争取得成功结果的必要条件。为此,重要的是密切合作,交流经验,并经常讨论不同的战略和战术方法。必须组织一个广泛的英勇阵线,反对各国的垄断政策和资产阶级。但是也必须加强的政治团结和思想觉悟。我们的战术不应该违背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战略及其目标。中国共产党指出,各方应搁置分歧、加强经验分享以及加强团结与支持。只要我们携手加强交流,彼此团结,就可以相互加强,成长壮大。我们相信,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将会渡过这个漫长的“严冬”,并拥抱下一个辉煌的春天。

再次,指明了共产党和工人党联合行动的方向。本次会议一致通过的《号召》指明了共产党和工人党今后发展联合行动的方向。第一,加强关于21世纪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实践工作和交流;第二,共同纪念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100周年,以突出其为人类历史新时期铺平道路上的历史意义,对促进工人和人民的解放斗争的社会主义贡献,以及加强为和平、社会进步和社会主义的斗争的需要;第三,纪念卡尔·马克思《资本论》出版150周年;第四,促进交流战略、战术和经验,加强反对一切形式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和政治攻击的斗争,加强共产党和工人党力量,提高动员劳动人民和更广泛的群众特别是青年、学生和妇女参加争取劳动、社会、工会、民主权利和社会主义的反帝国主义斗争的积极性;第五,加强捍卫民主自由及权利、反对反共产主义和一切形式的歧视的活动,向乌克兰共产党和其他面临迫害和被禁止活动的国家表示声援;第六,扩大反帝国主义阵线,加强争取和平的斗争,反对帝国主义占领、干预和干涉别国内政,反对北约及其扩张,反对核武器、军事化和外国军事基地,基于国际法原则和平地、公正地解决所有冲突;第七,加强要求结束美国封锁古巴的活动,支持巴勒斯坦成为一个自由和独立的国家,对面临帝国主义占领、干预、干涉和封锁的亚洲、中东、非洲、拉丁美洲和欧洲的所有人民表示声援。

 

五、简要述评

 

18年来,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已经成为世界上进步力量进行交流的有重要影响力的一个平台,推动着自苏联东欧剧变以来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向前发展。第18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吸取了过去连续三次会议(第151617次)没有发布共同声明的教训,尽最大可能地表现出了“求同存异”精神,一致通过了本次会议的共同文件《号召》。越南共产党的积极协调作用功不可没。为顺利地召开本次会议,越南共产党主动扮演好东道国、主办方角色,积极协调各方的立场与观点,努力化解各党存在的分歧与差异。正像越南共产党指出的:“越南共产党出于对国际共产主义与工人运动的责任,已竭尽全力成为团结的中心,进而化解各党之间存在的分歧,从而找出并发挥其相同点以及凝聚各党之间的思想与行动的共识。”

当然,本次会议尽管达成了许多共识与成果,但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如会议周期过短(会期由三天缩减为两天),与会代表未能就一些重要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会议间隙的组织比较松散;另外,也像历次会议一样,与会政党特别是执政或参政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未能就政党组织建设、政党联系群众等关乎资本主义国家共产主义政党振兴的重要问题,加强经验交流与分享等。尽管很多人仍对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在当下和未来的世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角色与作用持怀疑态度,但我们应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将通过这个平台扩大交流、探索与经验分享,在实现共产主义和为人类更加光明的未来作出新贡献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进展。

 

来源:《马克思主义文摘》2017年第4

网络编辑:岚河水

发布时间:2017-08-25 16:5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