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国外马克思主义
单超 杨戏戏:2018年世界社会主义研究的几个热点问题

 

 

一、用唯物史观指导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唯物史观是世界社会主义研究的指导思想。长期以来,学界对世界及世界社会主义所处时代有不同看法。习近平继承和发展了唯物史观,在唯物史观指导下对当前所处历史时代做出了明确判断,促使我们在这方面的认识愈加清晰和明确。2017929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指出:“时代在变化,社会在发展,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学真理。尽管我们所处的时代同马克思所处的时代相比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从世界社会主义500年的大视野来看,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这是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保持坚定信心、对社会主义保持必胜信念的科学根据。”[1]

20181123日,在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第九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上,与会人员对上述论断进行了深入学习和探讨。朱佳木指出,与马克思、列宁、毛泽东所处的时代相比,虽然当今世界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但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指明的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2] 李慎明认为,习近平讲的“我们依然处在马克思主义所指明的历史时代”,既包括马克思恩格斯说的大时代,又包括列宁说的帝国主义这一特定的小时代,大时代与小时代并不是矛盾的,当今世界仍处于帝国主义时代,处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时代。[3] 张全景强调:当今世界处于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主要矛盾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矛盾,集中表现在美国与中国的矛盾;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美国时刻“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图谋没有丝毫改变。[4] 原东德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和国务委员会主席埃贡·克伦茨说:“我们的经验表明,凡是不相信科学社会主义或不重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人,就会犯下无法弥补的错误。令人欣慰的是,中国领导人坚持了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他们毫不动摇地将马列主义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指南针,我对他们的远见感到钦佩,中国领导人带着这样的远见迈出了社会发展的步伐,他们以这样的远见遵循着自己的战略目标,并切实地一以贯之。”[5]

2018年5月5~6日,北京大学主办的第二届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在京举行。此次大会是世界马克思主义者与马克思主义研究者的全球性学术盛会,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的120多位国际学者以及国内700余位学者参会,与会学者对中国在唯物史观指导下的发展表示认同。英国肯特大学哲学系教授肖恩·塞耶斯认为:习近平主席强调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要结合现代的新情况,并用来改变和发展与现代社会的关系,这正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所做的;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的坚持、发展不仅对中国很重要,对全世界也很重要,因为中国已经成为马克思主义研究和促进的世界中心。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教授大卫·科兹认为,如果中国共产党继续坚持和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必然能成功解决目前中国所遇到的挑战和问题。

 

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

经党中央批准,中国社会科学院等10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院)成立。这10家研究中心(院)都有雄厚的研究实力和很强的研究队伍,必将在进一步深化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研究和阐释上发挥重要作用。[6]

中国社会科学院相关研究机构围绕学习研究宣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积极开展各项工作,通过组织撰写理论文章、开展课题研究、承担调研任务、举办理论研讨会、理论宣讲等方式,认真做好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研究和宣传工作。姜辉撰文指出:40年来,改革开放与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相互促进、相辅相成、有机统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创新成果与时俱进地指引改革开放不断拓展和深化,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次次实现新飞跃;改革开放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最集中的体现、最新的理论成果,就是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一伟大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典范。[7]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主要涉及理论内涵、思想逻辑、精神实质以及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党建、生态、贫困治理等,形成了一系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辛向阳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包含着极为丰富的内涵,其中社会主义政治建设思想蕴含着独特的理论创造;这一思想强调设计和发展国家政治制度必须注重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形式和内容的有机统一,不能想象突然就搬来一座政治制度上的“飞来峰”;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8] 张明认为,科学理解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及其理论意义,既需要正确厘清这一思想提出的理论背景与参照系,也需要全面把握其丰富的理论内涵,更需要科学分析新时代历史方位中“变”与“不变”的辩证关系,因而要深入把握其内在逻辑。[9] 孙一平认为,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一般性逻辑框架和政治理论的共通性规律为视角,可以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逻辑结构概括为哲学基础、理论主题、基础理论、应用理论(治国方略)以及具体理论和政策领域等五个层面。[10] 罗建文认为,应主要把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三重逻辑,即理论逻辑、实践逻辑与历史逻辑。[11]

国外一些学者、政党组织也密切关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201849日,英国共产党国际委员会委员、前英国共产党国际书记肯尼·科伊尔在英国共产党网站发表了题为《中国新时代及其意蕴》的报告,对中国的崛起、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以及中国对世界的意义等做了详细阐释,认为中国进入新时代对世界和平发展、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等都具有重大意义。美国历史学家朱利安·格维尔茨认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一种新的意识形态,直接吸取了中国传统文化和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既具有后向性又具有前瞻性。[12] 印度观察员基金会杰出研究员曼诺吉·乔什认为,在实现现代化进程中,习近平在十九大工作报告中重复了14次“美好生活”,马克思主义的本义就是克服贫穷与落后,中国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的矛盾,新时代的中国要克服地区差异和贫富差距。[13] 菲律宾国家治理公民赋权研究中心政策研究主任波比·托阿桑认为:“中国在有着被高度信任的政治领导核心、实施和平外交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战略性经济增长方面,是很多国家可以借鉴并用于自身实际需求的光辉榜样。”[14] 《世界邮报》总编辑内森·加德尔斯撰文指出,习近平“新时代”国际关系理念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基石,源于古代的智慧,根植于地球上最悠久的文明中[15]

 

三、总结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经验与教训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的领导和支持下,经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领导小组批准,“历史虚无主义与苏联解体”课题获得立项,并于2018年初最终制作完成五集党内教育参考片:《“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历史虚无主义与苏联解体》。20171228日,来自外交部、中联部、中组部、中央政策研究室、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校、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等的近40位专家学者审看了该片。大家认为,该片无论在政治、理论、学术和艺术上都有很高价值,这项重要研究成果值得推广。该片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制作的第三部探寻苏联亡党亡国原因的教育参考片。

20131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共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指出:“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了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历史虚无主义与苏联解体》紧紧围绕习近平总书记的上述判断,运用翔实的档案资料、实物实证和丰富而有说服力的访谈等,全面回顾了苏联共产党的意识形态被历史虚无主义等错误思潮侵蚀的历史过程,系统揭示了境内外参与这场“和平演变”的各种角色的种种手法及其动机,深刻展现了苏联亡党亡国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的巨大历史性灾难及俄罗斯各界对这场灾难的深刻反思。苏联解体、苏共垮台不仅让人扼腕叹息,更让人警觉警醒,更加使人感到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必须牢牢把握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极端重要性。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形成了一些总结性的成果。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组织编写的《世界社会主义跟踪研究报告——且听低谷新潮声》(之十四)公开出版发行。该书对世界范围的社会主义思潮、理论、运动与制度进行了多视角、深层次、全方位的研究,反映了世界社会主义领域发展和研究的最新动态,是有浓重学术色彩的世界社会主义年度跟踪研究报告,已成为相关研究和教学的重要参考书,得到了有关专家和读者的高度认可和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李慎明研究员主编的《居安思危·世界社会主义小丛书》第五辑于20187月出版。这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本着理论面对大众、学术回应现实,推进马克思主义时代化、中国化和大众化的精神,开展科研工作的重要创新成果之一。[16] 该书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着重介绍了包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内的世界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其中既有对科学社会主义历史、理论和发展趋势基本问题的阐发,又有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评述以及对国内外各种相关思潮和流派的剖析,还有对当前国内外学界特别是国内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的回答。自2012年问世以来,该丛书已陆续出版五辑共52种,注重用通俗的语言表达深刻的道理,将有意义的问题表达得有意思,体现了学术性与通俗性的有机融合。[17] 《世界社会主义史丛书》与《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十卷本)前三卷也于2018年陆续出版。蒲国良、郭春生编写的《世界社会主义史丛书》围绕社会主义发展历程,以社会主义发展历程中的重要事件、重要人物、重要思想为核心,突出道路与抉择过程,展现了社会主义发展变化的总体面貌。由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的数十位学者历时五年完成的《马克思主义发展史》(十卷本),以整体性视野阐述了马克思主义170余年来形成、发展和不断深化的历史过程,是目前为止体系最完整、规模最大的马克思主义史研究著作,体现了中国马克思主义史研究的最新发展。

 

四、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暨《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

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国外一些政党、学术团体充分肯定马克思的成就,重申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批判等合理性判断,阐述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理解。专家学者们发表文章阐述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理解。谢伏瞻指出,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不断发展的理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18]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总书记久加诺夫指出:“无论怎样高度评价马克思在世界历史中的作用都是不为过的……更重要的是,马克思的观点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它开启了人类社会从剥削中解放出来的时代,证明了社会主义胜利的必然性。它给予工人以思想的‘大锤’,借此可以打破资本主义制度中最强大最复杂的链条。”[19] 韩喜平、张皓翔指出,马克思为我们留下了宝贵财富,马克思主义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今天仍具有伟大的指导意义。[20] 英国李约瑟博士指出,苏联社会主义的失败并不能证明共产主义的消失,社会主义思想在全世界仍然普遍存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资本主义发展明显出现问题,世界为马克思主义做好了准备。[21] 普林斯顿大学彼得·辛格认为,尽管苏东剧变使马克思的影响力大幅下降,但今天我们仍需关注马克思为我们留下的宝贵遗产,社会主义实践的失败不能证明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失败。[22]

2018年是《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很多学者结合时代特征,从不同角度对其阐释。赵馨姝、李传兵从全球化问题角度分析,认为《共产党宣言》蕴含的关于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的全球化思想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当代实践和全球实践具有重要指导价值。[23]刘海军、王平从分配正义角度分析,认为《共产党宣言》的分配正义观是对社会主义分配正义的深刻阐述与系统演绎,为新时代我国分配正义的构建提供了有益借鉴,其逻辑生成在于:对现实的人及其解放的观照构成其逻辑起点与价值依归,对资本主义分配正义的批判与超越构成其建构脉络,解蔽分配正义背后的物质关系则是其根本依据。[24]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共产党宣言》内在逻辑关系角度分析,也形成了一系列重要研究成果。

 

注释:

[1]《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三次集体学习时强调:深刻认识马克思主义时代意义和现实意义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人民日报》2017930日。

[2]朱佳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当今世界格局》,《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11期。

[3]《世界格局、“一带一路”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上)——第九届世界社会主义国际论坛综述》,《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2期。

[4]张全景:《关于当前世界格局的几点看法》,《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11期。

[5]《世界格局、“一带一路”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下)——第九届世界社会主义国际论坛综述》,《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3期。

[6]10家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院)成立》,《人民日报》20171215日。

[7]姜辉:《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创新发展的典范》,《光明日报》20181228日。

[8]辛向阳:《习近平社会主义政治建设思想探析》,《前线》2018年第5期。

[9]张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理论逻辑》,《中共党史研究》2018年第5期。

[10]孙一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逻辑结构的再探讨》,《理论探讨》2018年第6期。

[11]罗建文:《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三大逻辑”》,《理论探讨》2018年第2期。

[12]Julian Gewirtz ,Xi Jinping Thought Is Facing a Harsh Reality Check”,https://foreignpolicy.com/2018/08/15/xi-jinping-thought-is-facing-a-harsh-reality-check/,2018-08-15.

[13]马冉、何家华:《部分国外智库对党的十九大的评价》,《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10期。

[14]〔菲律宾〕波比·托阿桑:《新型国际体系的前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挑战》,《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6期。

[15]Denghua Zhang,“The Concept of Community of Common Destiny in China.s Diplomacy:MeaningMotives and Implications,Asia the Pacific Policy Studies5 (2) 196-2072018p.198.

[16]陈之骅:《〈居安思危·世界社会主义小丛书〉第五辑出版》,《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5期。

[17]陈之骅:《精心打造的理论普及读物(新书评介)——“居安思危·世界社会主义小丛书”第五辑简评》,《人民日报》2018726日。

[18]谢伏瞻:《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理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5期。

[19]〔俄〕久加诺夫著,李瑞琴译:《卡尔·马克思:功勋科学家和革命家》,《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8期。

[20]韩喜平、张皓翔:《新时代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力量展示——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8年第6期。

[21]Youssef El.Gingihy,“Karl Marx 200th anniversary:The world is finally ready for Marxism as capitalism reaches the tipping point”,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long_reads/karl-marx-anniversary-a8334241.html2018-05-04.

[22]Peter Singer,“What is Karl Marx.s legacy 200 years on from his birth?”,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18/05/200-years-of-karl-marx,2018-05-15.

[23]赵馨姝、李传兵:《〈共产党宣言〉的全球化思想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月刊》2018年第11期。

[24]刘海军、王平:《论〈共产党宣言〉的分配正义观及其当代启示——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社会主义研究》2018年第3期。

 

 

(作者:单超,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研究生;杨戏戏,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

 

 

 

网络编辑:张剑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6

 

发布时间:2019-07-29 07:4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