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马克思主义发展史
姜 安:列宁“帝国主义论”的时代价值

 

2016年是列宁“帝国主义论”发表100周年。迄今为止,在帝国主义理论群中,列宁“帝国主义论”仍然是理解和解释100多年来世界历史发展,尤其是帝国主义本质及其命运逻辑的经典理论。这一理论以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为哲学利器,以帝国主义垄断本质批判为“中轴理论”,在新的历史大转舵时代,建构了较为系统的帝国主义前提批判理论,确立了理解世界历史发展的新的理论逻辑起点,并成为揭示当代国际冲突与发展困境的极具震撼力和影响力的理论方程式。

首先,基于解释逻辑,列宁“帝国主义论”确立了对帝国主义认知的科学方法论原则,奠定并影响了百年来帝国主义研究最经典研究范式。

一方面,列宁“帝国主义论”以唯物史观为指导,以帝国主义经济运动规律及其实质分析为基本认知方式,成为解释和分析帝国主义问题的经典理论。列宁在自由竞争时代向垄断帝国主义时代的历史转换中,特别关注对社会经济形态及其转换的内在逻辑的分析,关注这一时期资本主义经济危机“集合效应”的经济分析,关注全球周期性经济危机的分析,关注帝国主义经济运动规律的考量,并以此为理论逻辑方程,科学揭示帝国主义运动的垄断实质,客观分析国际经济秩序与政治体系之间的变迁逻辑,理性辨识由此而来的全球性矛盾与冲突。正如列宁所言,“不研究这个问题,就根本不会懂得如何去认识现在的战争和现在的政治”。

另一方面,以辩证批判方式理性审视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矛盾运动,使其理论持续地成为理解帝国主义内在冲突,揭示国家、战争与革命之间的政治逻辑,并不断展示新社会运动发展方向的具有生命力的思想制高点。一是在列宁看来,辩证法就是“革命的代数学”。以辩证法为研究技术路径,列宁揭示了帝国主义经济政治发展不平衡规律和世界矛盾冲突现象,获得了对帝国主义历史命运、国际战争和民族独立运动发展的合理解释,以及展示新社会理想的科学论证基础。二是以宏大历史观和具体社会运动相结合的方式,建构了帝国主义发展规律研究的历史主义与实证主义方法论。在一定意义上,列宁认同并吸纳了霍布森60年来对帝国主义运动轨迹进行历史考察的经验和分析基础,这一长时段的历史视野,使其理论获得了较为有力的历史逻辑的支持。三是,列宁在辩证批判继承重商主义、自由主义、现实主义基础上,围绕生产过剩、资本积累、金融资本、资本输出、国际分工以及国际危机和战争政治的思考,已经成为百年来人们对帝国主义现象研究的最重要的文化基因、分析基础和考量路径。

其次,基于批判逻辑,列宁“帝国主义论”深刻揭示了帝国主义垄断本质,是理解和解释当今国际社会诸多现代性危机的极具反思性和批判性的理论武器。

100多年来,在关于帝国主义问题的诸多理论和思潮中,列宁“帝国主义论”既是真正找到造成国际社会危机和成长困境最根本动因的经典理论,也是对世界结构性矛盾根本动因作出科学合理解释的经典理论。以往的相关理论或者思潮,多是浮于帝国主义运动的表面,进行政策或者技术层面的理解和解释,没有像列宁一样揭示出帝国主义的真正本质。

列宁从本体论角度出发,发现并论证垄断是帝国主义的核心本质,从而奠定了帝国主义理论大厦的思想基石,为系统批判和反思帝国主义运动提供了迄今为止最为坚实的理论依据。列宁以垄断研究作为最核心的理论中轴,揭示帝国主义的内在本质,并以“多元复合特征”为特色,以结构性和体系性为研究架构支撑,建构了分析和理解帝国主义运动的思想方程式。

帝国主义现代历史流变的多向度社会形态的变化,反证了列宁“帝国主义论”对其本质揭示的科学性。关于20世纪以来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界说,学术界有“全球资本主义说”、“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说”、“金融资本主义说”、“国际垄断资本主义说”等多种说法和评价,但是,资本主义社会无论呈现出怎样的社会形态,其私人垄断—集团垄断—国家垄断—国际垄断的基本逻辑和内在机理没有发生根本变化。垄断一直是资本主义社会形态的恶性基因,也是屡屡造成社会矛盾和经济危机的内在动因。

考察20世纪以来帝国主义运动的历史轨迹,可以发现,帝国主义历史变化以无数案例只是一再地证明列宁帝国主义理论的有效性。两次世界大战的发生正是帝国主义垄断恶性运动的必然结果,控制国际资源、抢占势力范围、转嫁经济社会危机、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等一系列逻辑链条的背后,都与追求帝国垄断存在密切的关系。世界上许多区域性战争和冲突也无不深深地打上帝国垄断与国际霸权的烙印,一再地印证了列宁“帝国主义就是战争”的政治逻辑。而不断推销“西方中心主义”价值观的文化帝国主义运动,以特殊的意识形态控制方式,企图垄断国际社会的多维精神世界,深远地破坏世界多元文明的和谐共生,造成世界文化生态的巨大破坏和冲突,由此引发了许多落后国家或者异质文明圈势力的反抗,这既是造成众多国家反对帝国主义文化运动的原因,也是造成新的极端恐怖主义运动的原因。

在一定意义上讲,帝国主义运动以极端破坏方式引发全球恶性制度化安排。由垄断所造成的“南北化”不平等垂直分工体系以及“主导—依附模式”,不断地制造国际社会的贫富差距和矛盾冲突。同时,这一垄断又作为国际正义与民主异己和对抗的力量,破坏世界公平与民主政治秩序的建立和发展。事实上,战后持续多年的新旧国际经济政治秩序的斗争,本质上就是国际垄断势力与反垄断势力的博弈。不仅如此,由垄断所带来的国际社会的无政府失序、生态环境的极大破坏和恐怖主义的猖獗等,正在影响和困扰人类的发展。而垄断正是造成人类发展困境和发展极限的祸根。

可以讲,列宁“帝国主义论”的本质就是反垄断理论,其基本目的就是通过反垄断的帝国主义理论,反思人类生存和发展困境的内在原因,为人类未来寻找和设置历史性批判前提和建构基石。

最后,基于建构逻辑,列宁“帝国主义论”展示了人类追求正义价值的理想境界,为社会主义运动的世界性开展提供了实践指南和价值观照。

第一,列宁“帝国主义论”站在新的时代平台上,拓展了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观,为全面审视帝国主义命运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理论视域。如果说,马克思以自由竞争、剩余价值、资本逻辑和阶级斗争等思想逻辑揭示资本主义发展运动,并以唯物史观为指导,建构不同于黑格尔的世界历史哲学的话,列宁则以帝国主义垄断批判理论,确立了理解世界发展的新的逻辑起点。这一理论以垄断、金融寡头、资本输出、国际战争和世界革命等为起点,在更加广泛的时代平台上,将马克思主义世界历史观置于崭新的高度。在一系列相关帝国主义研究文献中,列宁将其全球观放置于世界性矛盾与冲突背景下,集中研究世纪转换之际的社会矛盾和发展困境,并重点研究垄断帝国主义与世界政治民主化发展之间的矛盾,将殖民地民族解放运动与世界革命运动置于新时代总趋势和大潮流中进行历史性思考,使其理论真正具有全新的世界历史观的意义。

第二,列宁“帝国主义论”是站在世界历史的重要转折关头,以批判和反思的态度,理性思考人类发展的历史命运和方向,展示人类追求正义理想价值的理论。面对世纪性经济危机、社会冲突、民族矛盾和国际战争,这一理论以历史使命性和理想性,向我们展示了批判旧世界的理论勇气,以及建立新人类文明的人道主义向往。在这一意义上讲,与其说列宁“帝国主义论”是一个对资本逻辑和帝国垄断进行质疑和批判的理论,不如说这一理论更是一个以批判为理论前提,建立一个更加正义、更加理想的社会的学说。

第三,列宁“帝国主义论”以新政治经济学的理论建构和实践探索,博弈和抗衡垄断帝国主义运动,为新理想社会的建立追寻价值坐标。帝国主义对人类所造成的灾难和破坏,让列宁对其发展的正当性和历史周期提出了深深的质疑,在批判帝国主义垄断本性的同时,向人类提出了以革命逻辑毁灭旧社会、建立民主与和平新国际社会秩序的设想。这使得该理论成为引导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向新的方向发展,引导全球化运动向文明方向展开的伟大理论。

因此,继马克思资本主义批判理论之后,列宁“帝国主义论”成为20世纪以来既是对资本主义最为深刻和有力的批判理论,又是展示人类新理想、新实践的世纪理论,并由此开辟了新时代社会主义实践运动,极大地丰富了人类通往未来文明的发展路径和道路选择。(原文标题为《展示人类新理想新实践的世纪理论——列宁“帝国主义论”的时代价值》)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331

网络编辑:岚河水

发布时间:2016-09-05 13: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