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杨荣刚:中国式现代化道路蕴含的辩证逻辑及其实践要求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就为实现现代化宏伟目标而不懈奋斗,探索出了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中指出:“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在发展规律、发展要素、发展过程、发展意义等方面蕴含着丰富的哲学内涵。正确把握和认识这些内在逻辑关系对于全面理解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科学内涵及其实践要求具有重要意义。

一、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体现了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统一

  现代化是世界历史发展和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趋势。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体现了现代化发展的基本走向,又彰显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的特殊规律和独特优势,充分体现了现代化发展规律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统一。

  1.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遵循现代化发展普遍性规律的道路

  从世界发展的普遍性规律来说,现代化是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显著标志,也是世界历史演进的必然过程。具体而言,“现代化”即人类社会从传统农业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的转变过程,是生产力和科技发展水平不断进步的必然结果。自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以来,伴随着工业革命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逐步成熟,西方国家便逐步开启了实现现代化的历史进程。资本主义大工业“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打破了世界各国之间的隔绝状态,使得“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在这一历史进程中,资本主义生产力所推动的“现代化”过程不仅实现了现代经济的累积性增长,而且改变了人们的价值理念和思维方式,从而构成了作为“现实的历史”的资本主义文明形态。纵观世界发展史,西方国家率先开启了世界现代化的历史序幕,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现代化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主导的特有“专利”,东方经济文化相对落后国家同样也必将走向现代化,这只是时间早与晚的不同,而非能与不能的问题。实现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普遍规律的集中体现,也是不同国家和民族地区实现自身发展的必由之路。中国在遵循世界现代化发展普遍规律的基础上,又立足本国历史传统和现实国情,成功开辟出一条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和平发展之路,向全世界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展现了在人口多、底子薄、资源少、起步晚、地区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国家实现现代化的现实可行性。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不仅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由之路,更为其他落后国家走向现代化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总之,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符合人类社会发展普遍规律,顺应历史发展潮流,它深刻改变了世界现代化发展格局,极大丰富了世界现代化的发展路径与具体选择。

  2.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独具中国“特殊性”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之路

  实现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永恒追求,但不同国家走向现代化的路径并没有固定模式和统一标准。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遵循了现代化发展的一般规律,又注重“走自己的路”,是一条切合中国实际、独具中国特色的现代化之路。正如习近平所言,世界上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发展模式和道路,“历史条件的多样性,决定了各国选择发展道路的多样性”。中华民族独特的历史文化传统和现实国情,注定了必然要走适合自身民族特点的现代化发展之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不是西方现代化发展之路的翻版,也不是苏联传统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的再版,而是一条“中华民族”“社会主义”“现代化”三个要素相互融合的现代化道路的创新版,它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民族之复兴逻辑、社会主义之发展逻辑和现代化之创新逻辑三者的辩证统一。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在创造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关照人的精神世界富足,在促进社会发展进步的同时也注重保护自然生态平衡,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同时也积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条统筹协调、全面发展的现代化之路。具体来说,在经济建设方面,实行“市场+政府”的有机结合,激活“资本的文明面”,积极利用和驾驭资本,创新性地实现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深度融合;在政治建设方面,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积极发展全过程人民民主;在文化建设方面,主张“以和为贵”“和而不同”,积极推动不同文化之间交流互鉴;在社会建设方面,既谋求社会全面进步,又追求人的全面发展,致力于实现人与社会的和谐统一;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倡导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主张走绿色可持续的现代化发展之路。总之,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遵循了现代化建设的共性规律,同时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充分体现了世界现代化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统一。

二、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体现了全面性与协调性的辩证统一

  全面协调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根本要求,也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必然要求。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在发展要素层面,既注重发展的整体性和全面性,又注重局部各要素之间的协调性,彰显了全面性与协调性的有机统一。

  1.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追求全面发展的现代化之路

  资本逻辑主导下的西方现代化道路片面追求物质财富和资本增殖,其趋利性、扩张性、盲目性引发经济社会发展失衡,出现社会动荡、精神荒芜、生态恶化等问题。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之路,它强调发展的全面性和整体性,破解了资本主义现代化经济社会发展失衡的痛点,从而有效规避了资本主义现代化道路的原生风险和内在困境。回顾中国现代化发展史,新中国成立初期,迫于经济文化落后的窘况,党将现代化建设的重心放在了工业领域,之后,现代化部署逐步突破了工业领域并延伸至其他领域。1959年,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中指出:“建设社会主义,原来要求是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要加上国防现代化。”“四个现代化”的构想初步构成了中国式现代化战略部署的雏形。改革开放以来,党对现代化的认识和部署逐步更加清晰和深刻。1980年,邓小平在《目前的形势与任务》讲话中指出:“现代化建设的任务是多方面的,各个方面需要综合平衡,不能单打一。”党的十二大报告强调,在建设发达物质文明的同时要努力建设高度的精神文明。这表明我国现代化发展布局开始由单一物质文明向“两个文明”转变,这也为开创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指明了方向。党的十五大报告强调指出,要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基础上强化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和精神文明建设。这标志着经济、政治、文化“三位一体”的总体布局逐步趋于成熟。2005年,胡锦涛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由“三位一体”发展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四位一体”。进入新时代,我们党立足新发展阶段,以新发展理念重构现代化发展逻辑,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推动以人的现代化为中心的全领域、全方位发展,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从中国共产党推进现代化的历史演进过程可以看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内容和布局不断得到充实和完善,并逐步实现了从局部现代化到全面现代化的转变。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坚持系统性和整体性思维,是追求全面发展的现代化之路。

  2.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注重协调发展的现代化之路

  社会有机体的各个要素部分相互联系、相互制约,任何要素和部分发生变化都将影响整体运行。协调性是社会有机体发展的内在要求,也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鲜明特点之一。首先,从人与人的关系来看,中国式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人是现代化的主体,现代化的本质也是人的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就是要在不断实现人的现代化过程中推进国家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摒弃“资本逻辑”,始终坚持人民至上,扎实推动共同富裕,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和问题,致力于让现代化成果更好地惠及全体人民。习近平指出,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重要特征之一。实现共同富裕不仅表征了地区之间以及城乡之间发展的协调性,而且表征了人与人之间和谐的社会关系,这就超越了西方社会人的物化状态以及人与人之间“冰冷”的对抗性关系,破解了资本主义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社会性难题。其次,从人与社会的关系来看,中国式现代化是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协调发展的现代化。如何协调人与社会的关系,是推进现代化进程中面临的关键问题。以资本逻辑为主导的西方现代化,片面追求物质利益,以“物”的现代化为价值旨归,在创造大量物质财富的同时却造成人的精神世界空虚、价值信仰缺失等多方面的异化现象。现代化不仅仅是物质财富的积累,更是精神文明的发展。中国式现代化强调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在发展经济丰富物质文明的同时,不断强化精神文明建设,努力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物的全面丰富、社会全面进步的有机统一。正如习近平所言:“当高楼大厦在我国大地上遍地林立时,中华民族精神的大厦也应该巍然耸立。”最后,从人与自然的关系看,中国式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协调发展的现代化。人与自然相互依存,紧密联系,人属于和存在于自然界,自然界是人赖以生存和延续的前提。不同于西方“人类中心主义”的发展理念,中国式现代化创造性转化了“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理念,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生态文明发展之路。中国式现代化坚决抛弃轻视自然、破坏自然的发展模式,坚定不移走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生态良好的文明发展道路,努力促进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协调统一,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综上可知,中国式现代化超越了西方现代化单向度发展的模式,是追求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全面发展、协调推进的现代化。

三、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体现了客观必然性与主体选择性的辩证统一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符合客观世界发展必然性规律的道路,同时,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力量,在推动中国式现代化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体现了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辩证统一。

  1.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符合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的道路

  唯物史观认为,人类社会发展遵循自身内在的、固有的客观规律,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规律。社会基本矛盾运动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决定了社会发展的根本方向。1847年,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曾指出,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将改变自己“谋生的方式”,也将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在规定社会发展的众多因素中,经济因素虽对社会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但并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恩格斯晚年根据时代发展和形势变化,对生产力决定论作出了辩证阐释。1890年,他在给约瑟夫·布洛赫的信中指出,如果把经济因素看作决定社会历史发展的唯一因素,那么这个命题将会是一个“毫无内容的、抽象的、荒诞无稽的空话”。由此看,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决定了社会形态依次更替的客观必然性,同时,生产力与生产关系之间的实践张力也决定了社会形态更替的多样性。正如列宁所言:“世界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不仅丝毫不排斥个别发展阶段在发展的形式或顺序上表现出特殊性,反而是以此为前提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跨越“资本主义制度的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即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跨越资本主义发展阶段直接奔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道路,这充分体现了社会形态跳跃式发展的规律性。以社会形态跨越为前提的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并没有违背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它在建立先进生产关系的基础上,强调大力发展生产力,提升经济发展水平,变“后发优势”为“比较优势”,不断夯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物质基础。同时,它又积极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来发展自身。由此看,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符合社会基本矛盾运动规律的,但又不完全拘泥于普遍性发展规律,而是跳跃式发展,彰显了社会发展客观必然性与主体选择性的辩证统一。

  2.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开创的现代化道路

  走向现代化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向,人类社会现代化发展规律的客观必然性规定了社会发展的基本走向,同时也为实践主体提供了一定的历史选择性空间和自由。各国的历史文化不同、现实国情不同,因而通往现代化的道路就不可避免地表现出国别特色和多样性。而一个国家具体选择什么样的模式和道路,则取决于这一国家的历史主体对社会发展基本规律的把握程度以及对现代化发展大势的历史自觉与主动作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中国共产党在深刻把握社会发展规律、顺应时代发展大势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领导中国人民经过千辛万苦探索出来的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正确道路。《决议》指出:“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成功开辟,有赖于作为领导力量的中国共产党和作为主体力量的中国人民。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无数仁人志士积极探索中国走向现代化的方案和道路,但最终都归于失败。最终,历史和人民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作为国家实现现代化的领导核心。科学的理论指导、以人为本的价值立场、非凡的组织和领导力量使得中国共产党担起了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重要使命。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前赴后继、流血牺牲,最终推翻了“三座大山”,终结了近代中国内忧外患的悲惨境遇,从根本上扭转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命运,开启了中国实现现代化的伟大征程。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决定了中国社会发展的性质和方向,也决定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性质和方向。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推动历史发展进步的主体力量。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深植于人民群众实践活动之中,它反映了人民群众的现实关切,表达了人民群众的真实意愿,满足了人民群众的美好生活需要,是人民群众自觉选择的必然结果。总之,离开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就无法深刻把握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主体属性和价值旨归,就无法深刻领会中国式现代化道路背后所蕴含的伟大力量。

四、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体现了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统一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立足中国国情,又着眼于与世界现代化整体图景的交融互动,它既回答了中国面临的发展问题,又蕴含着解决人类问题的普遍价值,彰显了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统一。

  1.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彰显鲜明中华民族特色的道路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立足中国具体国情、解决中国现实问题的发展之路,极富民族特色的中国元素是其鲜明底色。首先,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对中华文明的传承与赓续。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深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沃土之中,传承发展其所特有的思维方式、思想精华和价值理念,并与新时代新思想相结合,推动中国社会发展进步。比如,传承民为邦本的理念,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超越了西方资本至上的内在逻辑;继承包容互鉴的理念,主张构建美美与共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超越了资本主义“西方中心论”的逻辑;传承“天人合一”理念,主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超越了资本主义工具理性、利益至上的逻辑。其次,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来源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深刻总结。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团结带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实现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开启中国实现现代化的伟大征程扫除了障碍;新中国成立后,党带领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为创造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为创造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提供了良好的物质条件和充满活力的体制机制;进入新时代,党领导人民奋力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为发展中国式现代化提供了更加坚实的物质基础和更为完善的制度保障。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具体实践中同步形成的,是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经验的概括与总结。最后,中国式现代化是独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性质的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道路超越和扬弃了以资本逻辑为主宰的西方现代化,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和建立先进生产关系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创造了异于西方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新模式。同时,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成功借鉴并超越了苏联僵化教条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模式,创造了独具中华民族特色的现代化道路新图景。总之,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不是西方式、苏联式现代化模式的翻版或者再版,而是扎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实践的具有鲜明民族特色和时代特色的发展之路。

  2.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深刻改变世界现代化发展格局的道路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将人类社会的共同发展作为重要价值取向,是具有世界情怀的原创性现代化道路。首先,从实现世界性现代化的角度看,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为推进世界现代化进程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中国方案。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一条与以往时代不同的现代化之路,拓展了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广阔空间,使中华民族实现了从积贫积弱到繁荣富强的历史性跨越,打破了“现代化=西方化”的先验逻辑,丰富了世界走向现代化的路径选择,进而提升了世界现代化的整体水平。正如习近平所言:“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具体发展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以其兼容性重新书写了现代性的理论架构,它坚持全面性与协调性有机统一,克服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种种矛盾和悖论,进而拓展了现代化内涵及其实现路径,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提供了借鉴。其次,从解决世界性现代化问题看,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推动了世界文明的丰富和发展。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遵循了世界现代化的普遍性规律,又探索了后发国家走向现代化的特殊规律,全面系统地回答了现代化的领导核心、价值导向、目标方向、基本特征等问题,为解决世界性现代化难题提供了全新选择。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丰富了世界现代化理论,赋予了“现代化”以“中国式”的新的思想内涵、时代内涵和文化内涵,构成了一种新的文明形态。习近平指出:“历史呼唤着人类文明同放异彩,不同文明应该和谐共生、相得益彰,共同为人类发展提供精神力量。”中国式现代化具备了一种文明新形态所应该蕴含的历史基础、现实依据、基本内涵和价值追求,丰富了世界文明发展的精神谱系,书写了人类现代化的新范式。这条道路不仅传承和赓续了中华文明,而且超越和创新了西方现代性文明,它的成功开辟证明了世界现代化发展模式的多元性,对人类探索现代文明具有重大原创性指导意义,也对其他国家发展现代文明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五、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发展的实践要求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在发展规律、发展要素、发展过程、现实意义等方面都蕴含着丰富的辩证逻辑。正确把握和认识这些内在逻辑关系对于全面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建设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1.坚持“守正”与“创新”相统一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遵循现代化发展的普遍规律,又立足现实国情,在发展中实现了普遍性与特殊性的辩证统一。这一内在辩证逻辑要求我们在推进中国式现代化进程中必须正确处理好守正与创新之间的关系,努力在守正基础上创新,在创新过程中守正。所谓“守正”就是要始终坚持现代化发展的正确方向和道路,遵循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规律,坚持实事求是,力戒急于求成的冒进心理,大力发展生产力,不断夯实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基础。同时,中国式现代化是符合中国具体国情的社会主义性质的现代化之路,因此,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发展必须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坚守社会主义之“正”,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把牢社会主义方向和道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所谓“创新”,就是要敢于突破常规,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坚持与时俱进,不断为现代化发展注入理论和实践的新活力。创新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内在要求,要坚持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新时代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及时总结和提炼新的现代化实践经验,持续推进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提出一系列富有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原创性新理论,为中国式现代化之路不断增添新动能和新活力。总之,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发展必须要处理好守正与创新的辩证关系,既要遵循现代化发展的普遍规律,又要根据时代和实践要求不断推进改革创新,进而彰显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中国内涵和中国气度。

  2.坚持重点突破与统筹兼顾相统一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是一条坚持全面发展与协调发展相统一的现代化之路,其鲜明特点在于实现了全面性与协调性的辩证统一。这一内在辩证逻辑要求我们在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发展的战略谋划中要坚持重点突破与统筹兼顾相统一。所谓“重点突破”就是精准把握当前中国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现实问题,采取有力措施解决突出问题和重点问题。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我国经济社会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中国式现代化的阶段性目标已经实现,并迈入了更高层次和更高要求的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我们应该处理好整体与局部、重点与非重点的关系,要进一步完善现代化建设布局,使现代化建设更加精准地对接经济发展所需、基层民众所盼、社会民生所向,形成高水平的动态平衡。所谓“统筹兼顾”就是坚持系统性思维,运用统筹兼顾的方法谋划发展,将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及生态文明等领域作为一个有机体进行整体部署,在把握平衡中寻求现代化发展的最优结构。统筹做好经济社会发展各项工作,持续缩小城乡区域发展差距,不断增强发展的平衡性、协调性、包容性,保持发展的整体效能最大化。具体而言,在经济建设上,实现创新驱动的内涵式增长,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加快科技成果转化,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在政治和社会建设上,着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彰显中国式现代化的治理效能;在文化建设上,发展繁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不断提升文化软实力;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处理好生产生活与环境保护的关系,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平衡。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发展是一项具有鲜明长期性、艰巨性和系统性的历史性任务,这要求我们既要重点突破解决关键问题,又要运用统筹兼顾的方法谋划发展,进而不断提升现代化整体发展水平。

  3.坚持党的领导与以人民为中心相统一

  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历经艰辛,成功开辟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现代化道路,彻底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前途命运,创造了人类现代化史上的奇迹。党的坚强领导是开创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根本保证,人民群众是开创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主体力量。新时代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建设必须正确处理好党的领导和人民主体的关系。一方面,要强化党对现代化建设的全面领导。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充分证明,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更没有中国式现代化道路。为此,新时代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建设要进一步强化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始终将党的全面领导贯穿到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全过程、全领域中去。另一方面,要坚持以人民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价值追求。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主体力量和价值根基在人民,实现现代化当然离不开人民群众。在推动中国式现代化发展的进程中,要始终坚持人民群众的历史主体地位,充分尊重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不断激发蕴藏在人民群众中的实践伟力;在现代化的内容上,要时刻关注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诉求,争取让每个人都获得自我发展和奉献社会的机会,切切实实提升广大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在现代化的目标上,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的利益,将能否维护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作为衡量现代化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让现代化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4.坚持民族内生性与世界开放性相结合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既注重“走自己的路”,又蕴含着解决人类问题的普遍价值,体现了民族性与世界性的辩证统一。这一辩证逻辑要求我们在推进现代化建设过程中要处理好民族的内生性与世界的开放性之间的关系。就民族内生性而言,一方面,要根植中国实际,立足中国国情。现代化道路没有固定统一的模式,适合自己的才是最科学、最合理的。走好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必须要从中国实际出发,扎根中国社会的现实土壤,积极探索适合自身实际的现代化道路。另一方面,要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基因,厚植文化自信。文化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新时代继续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建设要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充分发挥文化所特有的感召力、渗透力和凝聚力,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提供源源不断的精神滋养。习近平指出,中国发展要立足自身国情和具体实践,要从中华文明中汲取智慧,博采东西方各家之长,坚守但不僵化,借鉴但不照搬,在不断探索中形成自己的发展道路。就世界的开放性而言,要立足世界推进中国式现代化发展。一方面,要密切洞察世界格局变化与历史发展趋势。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不确定性因素显著增加,中国式现代化要根据世界格局和我国发展实际而不断完善。另一方面,要积极学习借鉴人类文明的一切有益成果。中国式现代化不是封闭保守的现代化,要批判地吸收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现代化过程中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等一切有益于中国发展的优秀成果。

  (作者简介:杨荣刚,南京财经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

  网络编辑:同心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22年第2期

发布时间:2022-06-21 1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