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马研院创新工程信息
国外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研究与启示项目简报(第6期)
  

1972年罗马俱乐部出版了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它作为对全球人口、社会、经济与环境资源问题研究的前瞻性成果,在全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乔根•兰德斯教授是《增长的极限》的作者之一,是国际著名的未来学家与全球问题研究者,2012年兰德斯出版了新作《2052:未来四十年的中国与世界》,2013年出版了中译本。2013926日,课题组成员张剑参加了乔根•兰德斯在中国社科院马研院的学术报告会,在此次学术报告中,兰德斯对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发表了独到的见解。以下是兰德斯的主要观点与我们的评析。

  

乔根•兰德斯关于中国的主要观点评析

  

兰德斯对中国发展的观点与预期

  

事实上,《2052》的研究对象是全球今后四十年的发展走向,兰德斯对中国的论述是研究全球整体发展趋势的一部分。兰德斯的基本观点是,在21世纪下半叶,全球人口数量会减少,经济衰退,但是人均消费会增长,个体的生活质量将得到提升,尤其是对于中国这个迅速发展的国家而言。兰德斯认为下一个四十年全球最主要的问题在于,一方面是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平等问题与贫困问题,另一方面是能源问题与气候变化问题(气候变化直接与燃烧化石能源产生的碳排放相关联)。在这个大环境下,兰德斯对中国也进行了关注。概括来说,在世界未来四十年的发展中,兰德斯对中国抱有非常积极乐观的态度(但他并不否认中国在经济发展、政治腐败、社会不平等以及环境破坏发面的严重问题)。他甚至赞成全球权力中心将由美国转移至中国的观点,认为中国将代替美国成为影响世界经济、社会、政治、军事的“超级大国”

  

乔根·兰德斯指出了中国当前应该注意的主要问题,比如贫富分化、腐败问题、环境危机等等,最后一个但绝非不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人民应该有足够的耐心,配合政府解决问题 。如果因为受到刺激或者鼓动使得对政府的不满升级,各种不可控因素大量增长,以致引发社会动荡,中国的发展就无法按照乐观的预期前行。这对政府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如何在高效强力解决问题的同时,考虑到普通百姓的心理承受力,在进行必要的权衡与调控的同时,又保持社会的稳定,所以应该提升政府的治理能力。

  

虽然存在这些问题,但是兰德斯相信中国在下个四十年仍然会独树一帜,其理由如下:

  

1、中国政府能集中力量办大事,不应迷信西方民主体制 。这个因素是兰德斯对中国发展保持乐观态度的核心因素。兰德斯认为,悲观论者无法解决中国发展中的问题,虽然当前中国的问题——污染、不平等、腐败——不好解决,但是只要中国政府想解决就一定能解决,而且会比其他历史上遇到相同情况的发达国家解决地更快更好。2、中国发展问题已有前车之鉴,别国的经验教训都可以直接拿过来用,这是中国的后发优势。 3、兰德斯对全球趋势的研究与对中国的乐观前瞻是基于大量的数据与模型分析的。除此之外,兰德斯认为中国有足够的资源优势与文化优势以保障她能够达到较好的预期。

  

对兰德斯观点的评论

  

1、兰德斯的预测是宏观预测、战略预测,需要我们理性对待。

  

我们应该看到,兰德斯的预测是一种范导意义上进程和方向,如果中国不能在现阶段切切实实落实科学发展的政策措施,结局仍然是不可预期的。正如许多西方的中国研究者所发现的,中国有些失误并非没有预见性或者制定相关的政策措施,而是缺乏实施,比如中国在20世纪90年代初就制定了可持续发展的规划(《21世纪议程》),但是唯GDP的单维度经济增长、只重数字的经济增长使得这些可持续发展规划在很大程度上落空了;再比如,许多工业企业都建有污染处理设施,只是由于运转成本高,真正运转的企业少之又少,所以,无论出台何种政策措施,关键的是要抓住落实和实施的环节。同时,要真正避免企业与个人的短期行为,政府的管理措施是必不可少的。正如兰德斯所说的,中国发展的优势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有一个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府,我国应该好好利用这个优势,用强政府(而非大政府)来切实抓好各项政策措施的落实环节,这不仅是各种短期行为的制动闸,可以对长期的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发挥积极的作用,而且也会成为政府取信于民的主要依据。

  

我们愿意相信兰德斯对中国的乐观预期,但是我们也注意到,有些“中国崛起论”的捧杀效果与“中国崩溃论”的棒杀效果会惊人的相似,而且糖衣炮弹更容易使人丧失判断力、决策力与行动力,如何理性地对待兰德斯的乐观预期,如何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不仅是政府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每一个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经济体和个人应该思考的问题。要切实发挥社会主义、集体主义的精神,在资本主义日薄西山的现状下日益显示我国基本制度的优越性,这不仅是我们的荣耀,更是我们的责任。

  

2、兰德斯的论点存在不一致之处,需要我们正确认识。

  

兰德斯的论点存在不一致之处。比如,兰德斯多次表示他对以美国为典型的自由民主资本主义体制的不信任、甚至深恶痛绝 ,认为它们无力解决贫困与气候问题。但同时,他又提供论据论证资本主义体制仍然会屹立不倒,当然,他说在某些地区,资本主义体制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兰德斯称之为“改良的资本主义”,其最大的特征就在于政府对投资的支配权大大增强,比如政府可以支配30%的投资,而市场则支配70%。虽然有些人会认为这不再是资本主义了,但是兰德斯认为,因为工人与资本家之间的斗争与相互依存关系不会发生根本的变化,所以这种体制仍是资本主义的延续,只不过是“改良的资本主义。”

  

事实上,这是一个资本主义体制是否可持续的问题,兰德斯本人也坦承,在自由资本主义体制下,公司(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经济单元)根本无法为21世纪人类社会的主要挑战做出任何贡献,因为“停止气候变化、减轻贫困的投资回报率,大大低于生产大多数人使用的产品和服务的回报率”,相比起对资本与利润的追逐,有益于社会和人类可持续发展的项目自然会甘拜下风。这不正是生态马克思主义对于资本主义批判中最为核心的一个方面吗?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就是反生态的,再加上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而导致的消费主义与生态殖民主义,使得资本主义全球化不仅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严重的生态环境破坏,而且资本逐利的本性使得它会拖延环境问题的解决,从而造成自我加强的环境问题与气候变化。兰德斯说:“我不认为资本主义能够不加改变,继续在未来四十年里存活下去。资本主义这个名字会得到保留,但是资本主义社会的运转方式则会发生改变。主要有两点变化:其一,投资的流向不再仅仅由利润主导;其二,公司不仅需要报告自己的财政状况,还需要报告公司活动对环境与社会的影响。” 兰德斯主张,在“改良资本主义”里,集体福祉高于个人利益。所以,无论兰德斯多么不愿意谈及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替代,事实上,他早已承认了这个替代的无法否认的必然性。

  

3、兰德斯对中国未来的乐观预期建立在对中国政府管理能力的充分信任之上,需要我们认真检省

  

兰德斯之所以会对中国未来发展寄予厚望,最核心的因素是他对中国政府高效强力作风和能力的赞赏。兰德斯充满激情的说道:“到2052年,中国会向世界展示,在解决21世纪人类面临的问题时,一个强大政府更为有效。中国可以轻易地将GDP5%用于解决接踵而至的各种问题”。他认为这样的强政府才能真正的解决全球当然也包括中国所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贫困与气候变化问题。不可否认,中国政府的能力已经被“中国奇迹”所证实。以治理环境污染为例,在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前后,海外观察者十分关注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中国政府通过搬迁整顿治理污染企业、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措施,切实保证了奥运期间北京的环境质量,另世人刮目相看,然而, 2012年冬季延续至今,华北地区严重的空气污染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因此,是不是能够像奥运期间治理环境一样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成为决定性的因素。

  



  

(执笔:张剑)

  



  



  

网络编辑:张剑

  

发布时间:2013-12-17 10: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