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马研院创新工程信息
创新工程项目“国外马克思主义的若干前沿问题”代表性阶段成果(3)
  陈爱茹:经济危机批判及其引发的制度之辩评析(摘)

  国际左翼的批判:社会主义才是人类发展的未来

  早在此轮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之前,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和共产党人已经预测到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必将爆发,并指出,社会主义才是人类发展的未来。

  (一)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的批判

  在资本主义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爆发前夕,很多国外左翼经济学家就提前预测到此次危机。比如,美国著名左翼经济学家大卫•科茨就曾对2008年即将爆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进行过敏锐的预测。他指出了美国正在践行的“新自由主义进入了危机和终结阶段。”他认为,自1980年前后开始,资本主义世界的许多地方开始用新自由主义的制度结构替代二战以来一直实行的“高度归制化的体制”(指凯恩斯主义),二者之间具有本质性差异:凯恩斯主义的特点是“国家对经济的高度调节、福利国家、强大的工会以及在某些国家存在重要的国有企业部门等。”新自由主义的制度结构包括“限制国家对经济的调节、国有企业及其职责私有化、大幅缩减国家福利和削弱工会等内容。”在凯恩斯主义制度下,强大的工会和广泛的国家福利项目能够消解掉积累中产生的生产过剩问题。但是,这一制度却使利润受到挤压。这就导致了英美等国家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后,利润率持续下降,并在20世纪70年代产生严重的“滞胀”,正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新自由主义经济制度取代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制度。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制度下,随着工人工资的“停滞”,解决了凯恩斯主义经济制度下的“利润受挤压”问题。但是,高利润率与工资停滞相结合就会产生一个与需求相对的潜在生产过剩问题。尽管如此,在新自由主义框架下,资本依然有办法实现经济扩张。即在停滞的工资之外找到某些力量,提供不断增加的需求。历史表明,“新自由主义的扩张是与充斥于资本家之中的欢快氛围、资产泡沫的出现及各种形式债务的快速增加相联系的。”工资停滞的情况下,通过债务和资产泡沫可以在短期内推动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的增长,与此同时,经济失衡也会不断加剧,并会最终导致经济崩溃。而于2008年爆发的美国金融危机也验证了大卫•M.科茨的预测。

  俄罗斯全球化和社会运动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瓦西里•科尔达绍夫根据2009年1月中旬美国股市纷纷大幅走低的情况,对世界经济危机做出了精准的判断:“现在可以坚定地说,世界经济危机开始了”。他在探析危机根源时指出,“股市危机是大规模经济危机即将到来的明显信号,经济危机的根源不仅仅是商品的生产过剩,资本的过度积累亦是危机的根源。”股市波动将会拉开帷幕,经济的真实状况将呈现出来。很快,商品销售领域存在的重大问题将被揭露出来。随后,危机就会侵入生产领域,到这时,不承认存在经济危机已经变得不可能了,因为它给民众的钱袋带来的打击是如此明显。

  英国著名左翼经济学家卡斯达斯•拉帕维查斯指出“金融危机是当代资本主义的永恒特征。每过几年就会出现一种或者另一种类型的金融危机……”由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的此次经济危机,具有不同于此前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特点。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此前存在的生产企业依赖于金融业提供的资金这种情况发生了根本性扭转,“今天处于真正的积累核心的大企业越来越少地依赖于向银行借贷,而且它们一般而言也越来越少地依赖于外部的融资。投资所需资金日益由留存利润提供。结果是金融机构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只得寻找其它的利润来源。这意味着它们日益进入与价值和剩余价值的生产并无直接联系的领域”这样,银行就积极地从事消费信贷和住房信贷以及其它类收费项目,具有了制造泡沫的潜在的动机。泡沫一旦破裂,资本主义金融危机就会爆发。

  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并不仅仅局限于从资本主义国家少数精英为谋一己之私推行新自由主义制度的角度,探析资本主义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的原因,而是更深入地分析新自由主义模式本身存在的缺陷和问题。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们普遍认为,始于2008年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是由于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发展潜力消耗殆尽。无论是依靠恢复需求,还是像大多数政府所做的那样收缩预算,或者是向经济领域注入大笔资金,都不能战胜危机。要战胜这场危机,必须在民族国家层面上和全球层面上根本改变发展模式。

  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们纷纷指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悖论就在于它削弱抵抗力量的同时,又创建出了新的力量。希望取消所有限制、解放资本的力量和捍卫社会利益与团结的力量之间的斗争是新时代的主要矛盾。团结一致地要求恢复社会的趋同性是全球化时代的抵抗行动。从全球化的结果来看,其否定性因素多于肯定性因素。资产阶级文明的回归伴随着贫富两极分化的不断扩大、不平等、日益加剧的市场份额竞争、债务危机、脆弱的经济和国际关系层面上政治的不稳定性。

  批判当代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外马克思主义学者遍布全球。除了美国的大卫•科茨、英国的卡斯达斯•拉帕维查斯之外,还有日本首都大学(东京)教授宫川彰、日本中央大学商学部教授高田太久吉、国际马克思大会主席、法国巴黎第十大学教授热拉尔•杜梅尼尔和多米尼克•莱维、俄国新马克思主义学派的领军人物А.В.布兹加林和А.И.科尔加诺夫、俄罗斯国家杜马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哲学博士奥列格•尼古拉耶维奇•斯莫林、美国学者海曼•明斯基、美国学者杰克•拉斯姆斯、美国学者威廉•K.塔布、美国学者洛仁•戈尔德纳、美国学者大卫•哈维、美国学者斯蒂芬•雷斯尼克和理查德•沃尔夫、经济学院的教授理查德•沃尔夫、美国新学院大学社会学教授安华、英国的克里斯•哈曼、希腊学者迪米萃斯•P.索提罗波罗斯、埃及著名学者萨米尔•阿明、加拿大多伦多约克大学政治学教授利奥•帕尼奇、古巴全国人大经济委员会主任、著名经济学家奥斯瓦尔多•马丁内斯、葡萄牙社会学家博阿文图拉•德索萨•桑托斯,还有高兹、大卫•佩珀、詹姆逊•奥康纳等生态学马克思主义者,等等。他们都认为,危机主要源自于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社会主义才是资本主义的替代选择。

  (二)共产党人的批判

  国外的共产党、工人党和其他左翼政党及组织一直对资本主义制度持批判态度,他们大多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立场出发,认为无论如何改造资本主义,其基本矛盾也无法获得解决,人类社会发展的未来必将是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在国际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后,他们也积极发表自己对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看法和主张,深刻地剖析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的根源和实质。在共产党人看来,“资本主义新一轮的危机使‘历史终结论’的神话不攻自破,它不仅宣告了新自由主义政策的破产,而且暴露了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制度的内在局限性,再次揭示了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

  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作为国际上联合共产党和工人党的一个平台,自2008-2013年连续6届的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都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进行剖析,并对资本主义制度展开评判。在2008年的巴西圣保罗会议、2009年的印度新德里会议、2010年的南非约翰内斯堡会议、2011年的希腊雅典会议、2012年的黎巴嫩布鲁特会议,直到2013年的葡萄牙里斯本会议,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始终坚持和重申的是,当前资本主义危机是一场资本生产过剩和过度积累的危机。在历次会议上,各国共产党人都就与资本主义危机相关的一系列事件、国际帝国主义制度的重新布局、帝国主义间矛盾的尖锐化以及帝国主义大规模战争的危险,阶级斗争的发展和共产党人的任务等交换看法。在资本主义危机的背景下,国际会议对一系列主要国际事件的分析证明了资本的过渡生产和过度积累,反映了资本主义矛盾的激化,其中最主要的矛盾就是生产的社会化和资本主义私人所有制之间的矛盾。这一切都反映了资本主义制度在历史上已经过时了。在2013年会议上,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指出,在国际帝国主义制度内同时观察到了新的变化,其主要特征就是——美国、欧盟、日本正在变弱,而新生资本主义强国力量增强。这会导致竞争和矛盾的激化,尤其是在东地中海、波斯湾、里海、非洲和南太平洋。会议上,对这些矛盾产生的原因观点各异,一些党认为,帝国主义的战争对各族人民是有利的。希腊等几个国家的共产党代表强调指出,具体谈论的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占主导地位的、带有很强垄断基础的国家之间的矛盾,工人阶级不能站在任何一个资产阶级一方,参与他们的竞争。在会议上,针对“改革还是革命”的问题,与会代表表述了不同的观点。与会代表强调,不应该把工人运动反垄断、反资本主义的斗争目标与改革战术相混淆,改革战术好像能够使资本主义变得民主,能够改革资本主义,能够开启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但需要指出的是,工人的、人民的政权是推翻垄断和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主导性地位的必要条件。

  总之,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的与会政党大多认为,根据列宁的理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最后阶段,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对外的侵略性政策不受限制。将政治与经济割裂开会得出错误的结论。围绕着资本主义管理的不同方式方法、分散资本贬值和资本遭到破坏的损失,帝国主义将加大斗争力度。无论是何种形式的资本主义管理,其目标只有一个:通过直接增加对工人阶级的剥削程度扩大利润率,进行对民众和城乡小生产者有害的资本集中和积聚。危机的深化以及由此引发的困难导致资本及其政治代表的侵略性增长。极权主义、国家镇压、反共产主义开始抬头。这给民主和主权带来了打击。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变得更激进,保护资产阶级政治制度和变革资产阶级政治制度的尝试也得到了强化。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至今,工人革命运动也没有发起反攻,法西斯力量、反动趋势反倒得到了复兴和加强。与会者表示,必须加强共产党和工人党、加强讲阶级的工人运动。他们强调指出,社会主义是人民唯一真实的选择性出路。同时,强调要关注,只有在建立各党的广泛共识、具有稳固的经济基础,争取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尖锐化让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形成统一的反资本主义革命战略占主导地位的基础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才能实现统一。

  (三)左翼国际学术论坛的剖析

  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西方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和左翼学者交流思想和交换意见的三大学术平台:“全球左翼论坛”、“国际马克思大会”和“共产党人研讨会”。这三大学术平台定期召开国际性学术会议,就国际上左翼理论与实践的发展状况、当前国际的各大热点问题、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等关系人类社会发展的重大历史与现实问题进行研讨。自2008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这三大学术平台也表现出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极大关注,学者们就危机问题发表了大量的看法和观点,对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的实质和根源进行了分析和研究。

  1.全球左翼论坛

  “全球左翼论坛”是集结全球左翼学者的大型国际学术研讨会。“全球左翼论坛”每年召开一次。参会者人数众多,有时达到四五千人之多。自2008年资本主义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之后,“全球左翼论坛”也表现出了对资本主义经济的关注,并就危机产生的根源和实质进行了分析和研究。在2008—2012年的“全球左翼论坛”上,一方面,学者们关注到美国作为一个帝国正走向衰落。另一方面,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很多左翼学者在论坛上看到了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前景。发动一场革命消灭资本主义成为了论坛的议题之一。全球左翼论坛侧重于从理论上解析当前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探讨摆脱经济危机的途径和方法。

  2.国际马克思大会

  国际马克思大会历年来都坚持对资本主义批判的理念。国际马克思大会每3年召开一次。参会的学者绝大多数来自西方发达国家,他们对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所发生的理论前沿的新变化十分敏感,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也有更为深刻的认识,他们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对当代资本主义进行的分析和评判对我们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国际马克思大会从2007年10月召开的第五届大会开始,就对资本主义危机表现出高度的关注。

  2007年大会的主题是:“替代全球主义、反资本主义:一种世界政治的选择”。在会上,就资本主义危机的议题,学者纷纷发表观点。这些学者多是立足于马克思的基本原理,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关系等角度解析和诠释当前的资本主义社会。正是秉持了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批判理念,学者们在第五届国际马克思主义大会上提出了超越资本主义的理念。

  2010年,国际马克思大会第六届会议在巴黎召开,此次会议正值全球深陷资本主义危机之际,在这样的背景下,会议将“危机、反抗、乌托邦”确立为会议的主题,其宗旨在于探寻摆脱危机的出路。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背景下,“危机”自然而然地成为与会学者热议的话题之一。当前在世界爆发的资本主义危机既表现为经济危机,也表现为跨领域的危机,从生态到文明,从文化到社会……危机涉及到与人类生活相关的方方面面。学者们对危机的成因、走向、特点都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和研究。国际马克思大会与全球左翼论坛相类似,也是学者云集,多是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上,从理论角度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进行研究并对资本主义制度展开批判。

  3.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

  由比利时工人党在布鲁塞尔主办的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也对危机的爆发十分关注。从2008年第17届年会开始,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就开始关注资本主义危机的不断深化。并开始对工人阶级、青年等问题提出了各国共产党人工作的目标和任务。

  2011年第20届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深刻剖析了不断深化的资本主义制度性危机。在会上,共产党人认为,资本主义周期性危机的爆发和不断深化,激化了资本主义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广大受压迫人民与资本家之间的矛盾,危机恶化了各国人民的生活,各国人民必然要奋起反抗,这对共产党而言,既是机遇,又是挑战。如何把握住此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所提供的有利条件,在思想、政治和组织等各个方面加强自己,是各国共产党人都需要认真思考的重大问题。第20届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性危机再次表明马克思是对的,资本主义已经不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要求,只有用社会主义取而代之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2012年5月第21届“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会议继续关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进展,讨论了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相关的重大国际问题,提出了共产党的任务。同时,在会上,希腊共产党提出了警告,明确表示要警惕新的帝国主义战争。

  2013年5月31—6月2日,第22届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会议根据召开情况汇总了总结性文献,题目为“在世界危机条件下对民主权利和自由的进攻”。报告指出,在仅局限于一个狭隘小团体范围内的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里,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和公正。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社会权益和民主权利都具有两面性:这是劳动人民斗争和避免最坏结果的执政阶级让步的结果。在资本主义体制下,工人阶级获得的民主权利从来都不是不经过斗争而能够白白获得的。在2008年危机到来之后,反共产主义思想开始传播。原因就在于,金融精英知道,就像20世纪30年代一样,共产党在危机时期力量会迅速增长。资本主义当局害怕强大的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出现。

  欧盟也出现了让共产党和共产主义非法化的倾向。资本主义制度的危机还在扩大,与其说这一制度表现出了反社会的性质,不如说它越来越多地表现出反民主的性质。因此,共产党人应该进行不妥协的斗争。

  国际共产党人研讨会的参会者多是世界各国的共产党精英,他们在对危机进行审视和批判的同时,更注重于共产党人应该如何把握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提供的历史机遇,进行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实践活动。

  网络编辑:张剑

  

  
发布时间:2014-11-18 13:3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