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热点评论
程恩富:西式民主制度存在不可克服的矛盾

 

 

美国式政治制度的表象是选民民主和程序民主,而实质是金钱民主、家族民主和寡头民主。其缘由在于,拥有大量金钱的经济寡头不仅控制了国民经济,而且控制了媒体和国民教育系统,完全可以影响选民在两大政党中进行轰轰烈烈的议员选举和总统“二选一”的形式主义活动,然后再由总统任命大法官,从而构成议会、总统和大法官三者互动的垄断资产阶级政治统治。这种政治制度是基于私人垄断利益基础上的畸形民主政治,是以追求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各种霸权等为特征的。而这种美国式政治制度及其输出,给全球的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带来的弊端和损害,不言而喻。

首先,损害生产和交换,引起周期爆发经济危机。当今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基本矛盾是经济不断社会化和全球化,与生产要素的资本主义私人所有制的矛盾,与国民经济和全球经济的无政府状态或无秩序状态的矛盾。这一全球基本经济矛盾,通过各种具体矛盾和中间环节导致经济危机。譬如,从微观基础分析,私有制及其企业管理模式容易形成高级管理层为追求个人巨额收入极大化而追求利润极大化,日益采用风险较大的金融工具以及次贷方式,从而酿成经济危机。又如,从分配消费分析,私有制结合市场经济容易形成财富和收入分配的贫富分化,导致生产的无限扩大与群众有支付能力需求相对缩小的矛盾,民众被迫进行维持生计的含次贷在内的过度消费信贷,从而酿成经济危机。西方学者认为,连续两个季度及以上的经济负增长,就算进入一次经济衰退或经济危机。因此,从19 世纪20 年代以来,许多资本主义国家一般每隔几年或十几年,便会发生一次经济危机。从经济与政治的紧密关系观察,私有制垄断集团及其寡头通常反对国家的监管和调控,而资产阶级国家和政治制度又要为私有制经济基础服务,导致市场调节和国家调节的双失灵,从而酿成生产和交换的周期性危机。

其次,损害金融秩序和行为,时常爆发金融危机。美国的政治制度至今依然允许由金融寡头来掌控美联储。以美联储为代表的华尔街金融寡头,出于追逐私人高额垄断利润的需要,往往迫使本国议会和政府在国内外采取新自由主义的金融政策,从而导致金融失序和危机。由美国政治、经济和军事支撑的美元霸权和金融霸权,还通过滥发美钞等途径,掠夺各国财富,并操纵国际金融组织制定和实施不合理的金融体制机制,造成全球和许多国家的虚拟经济严重脱离实体经济。上世纪90 年代以来,美国和不少西方国家时常爆发金融危机,便是明证。

第三,损害国家财政和税收,甚至爆发财政危机。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轮流执政及“三权分立”的所谓民主制度,非但消除不了破坏物质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和金融危机,而且导致财政困境。美国在国内外的债台高筑,居高不下。欧盟不少国家也因财政困难而实行不利于民众就业和福利的紧缩性财政政策,引发民众纷纷上街游行示威。这些国家财政危机的根源在于,一方面要维持和增加庞大的军费开支,而又不增甚至减少对私人企业的征税,另一方面私有制占主体的市场经济体制决定社会整体经济绩效不高,各类经济和金融危机更是雪上加霜,于是,就必然要消减民众的社会福利和政府对教育、公共设施等公共品的必要投资。这些矛盾是资本主义政治与经济制度互相作用的结果。

第四,损害生态文明和环境,导致全球环境危机。现代日趋严峻的全球生态环境问题,有科技发展的时代有限性和人口快速增长而导致经济发展和消费对大自然破坏这些重要原因,也是西方政治和经济制度长期作用的恶果。这是由于,以追逐最大限度私人利益为特征的资本主义经济活动,往往导致经济的外部负效应,使微观经济行为的私利或微观经济效益凌驾于公利或宏观经济效益,并表现在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各个社会再生产环节。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认识到这一问题以后,则开始注意保护本国的生态环境,而向发展中国家大量转移各种污染和损害活动,并不落实已承诺的治理全球生态环境问题的经费,从而使“地球村”的物质变换和生态环境问题没有根本改观。

第五,损害物质生活和福利,固化贫富严重对立。长达两年多、波及近百个国家的“占领华尔街运动”高呼的口号之一,就是“99%1%”,即99%的民众与1%的富豪的对立。有的经济学家甚至描述,美国存在“99.9%0.1%”人群之间的对立。继“占领华尔街”国际运动以后,去年3 月由法国进步人士和组织发起的在巴黎共和国广场“黑夜站立”活动,以反对新自由主义修改的劳动法为源头,在法国和比利时发达国家等众多城市持续展开。近年来西方流行的经济书籍《21 世纪资本论》,运用不少主要国家的长时期数据,证明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财富和收入分配领域严重的不公,呈现为“世袭资本主义”。这种私有垄断制度及其派生的财富和收入的贫富阶级对立,以及西方劳资关系经常爆发激烈冲突,属于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所要维护的经济制度和经济常态。如果没有“钱选民主”和“寡头民主”的政治和强力统治,这种经济制度是维持不住的。

简言之,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宪政观在国内外推行的经济与民生“成绩单”,不仅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人士的批评,而且在不同程度上受到非左翼著名学者专家的批评。可见,美国等西式民主制度的内在矛盾是深刻的、难以克服的,这种所谓民主不仅不是人类进步的方向,而且不符合世界政治民主演化的大趋势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客观需要。

 

来源《经济日报》2017224

网络编辑:保罗

发布时间:2017-06-03 09: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