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我的位置 > 首页 > 思想争鸣
牛政科:美国汽车工人罢工:焦点、影响及局限

 



2019916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组织了全国范围的大罢工。此次罢工持续40天之久,创造了50年来全美汽车工人罢工新纪录。这是自2007年以来美国规模最大的罢工。据估计,持续六周的罢工共计使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损失2700亿美元,不仅打断了正常的汽车生产制造,导致大范围的交货延迟,甚至还给座椅和电气设备供应商造成了5.25亿美元的损失。鉴于汽车业在美国占据着重要地位,长时间的罢工不仅严重影响了社会生活,也让特朗普振兴美国汽车业的承诺落空。分析这次罢工的原因和焦点,剖析其中深层次社会矛盾,有助于正确认识和把握当代资本主义的困境及其无可挽救的衰落趋势。

 

一、多重原因阻碍谈判进程,暴露出美国深层次社会矛盾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约有4.6万名会员,这些会员都属于计时结薪的工人。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以4年为一个周期与这三大美国汽车制造商谈判签订集体合同。2019年,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选择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作为首家谈判对手。此轮谈判开始于2019716日,但是一直进展缓慢。 可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与三大汽车商在2015年订立的集体合同将于2019914日午夜到期。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决定以罢工的形式进行维权。
   
罢工开始以后,谈判的过程异常艰辛。这主要是因为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和美国通用汽车公司都有自己的难处,而这些问题又与美国社会深层次矛盾密切相关。阻碍谈判达成协议的主要因素有以下三个方面。

1.临时工、医保和岗位保障成为谈判焦点,双方都难以妥协让步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负责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事务的副主席特瑞·迪特斯在发给工人的公开信中提及了最重要的谈判事项,包括工资、医保、临时工、岗位保障和利润分享等。谈判的焦点主要集中在这些问题上。
   
临时工问题是本次谈判的最大焦点。目前,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约4.6万名时薪工人,其中有7%左右属于临时工;福特公司有5.丰田、现代、奔驰等外资汽车制造商有8.4万名时薪工人,其中超过20%属于临时工。 临时工的待遇问题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长久以来的一块心病 
   
通过艰难的谈判,最终达成协议:从202016日开始,用一年的时间将所有在职满3年以上的全职临时工转为正式工(permanent status employee);从2021年年初开始,所有在职满2年以上的全职临时工将转为正式工;从2021年年初开始,所有在职满2年以上的兼职临时工将转为正常工(regular status employee);未经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同意,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不得擅自雇用临时工。
   
医保问题是本次谈判的第二个焦点。谈判之初,三大汽车制造商都表示必须控制成本,其中医保是最优先考虑的项目。比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想让时薪工人的医保自付比例从3%提高到15%。但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表示,多年以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已经赚取了数十亿美元的利润,而且工人已经在涨薪和其他福利方面做出让步以保证重体力劳工的医保开支,所以不应该再给工人增加负担。最终谈判的结果是现有的医保条款维持不变。这就保证了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医保条件在全美国仍是最好的。
   
工作岗位是谈判的第三个焦点。在罢工开始之前,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就提出要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应将其工厂从墨西哥撤回美国。为此,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也曾做出承诺:将在美国新设5400个岗位,并且投资70亿美元。但是,谈判协议达成后,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又宣布将尽快恢复墨西哥工厂的生产。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不仅不可能把海外工厂搬回美国国内,而且还会进一步关闭国内的工厂,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勉强接受,今后的工作岗位很可能会继续遭到削减。总之,美国汽车工人这次的罢工和谈判有成就也有妥协,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都只能留待未来解决。

 2.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深陷腐败漩涡,难以取得工人的支持和信任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很多高官和三大汽车制造商的多位高管都因牵涉严重的腐败问题,而遭受司法调查甚至锒铛入狱。2019819日,美国每月评论网站刊登了美国工人活动家汤姆斯·亚当斯(Thomas Adams)的一篇长文,文中详细披露了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上层官员长期以来的腐败行径。根据他的描述,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高官几十年来一直在和三大汽车制造商的高管相互勾结,以权谋私,攫取并牺牲了本该属于工人和股东的利益。
   
本轮腐败案件调查发自201310月,以时任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副主席杰诺尔·霍里菲尔德的腐败案首当其冲。当时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启动调查负责克莱斯勒公司的副主席杰诺尔·霍里菲尔德(General Holiefield)涉嫌贪污一事,但是杰诺尔·霍里菲尔德随即退休,不久之后病故。鉴于案情重大,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随后要求美国联邦政府介入调查。 2017726日,霍里菲尔德的遗孀莫妮卡·摩根(Monica Morgan)和克莱斯勒公司负责劳资谈判的副主席阿尔丰·以卡贝利(Alphons Iacobelli),因贪污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克莱斯勒全国培训中心(UAW-Chrysler National Training Center120万美元而遭到起诉。713日,摩根因偷税被判入狱;817日,阿尔丰·以卡贝利因企图贿赂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官员,并说服他们降低合同要求而被判入狱。此后司法机构顺藤摸瓜、一路追查,结果又有数人相继落网。
    2019
318日,杰诺尔·霍里菲尔德的继任者诺伍德·杰威尔(Norwood Jewell)也因贪污罪遭到起诉。85日,诺伍德·杰威尔因接受克莱斯勒公司贿赂、降低合同要求被判入狱。至此,已经有4名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领导人、3名克莱斯勒公司的前官员先后认罪入狱。201994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资深官员迈克尔·格里米斯(Michael Grimes)承认受贿等罪名。此外他还承认,曾伙同另外两名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负责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事务的高级官员受贿达数百万美元。2019912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执行董事、第5区主任万斯·皮尔森(Vance Pearson)被逮捕和起诉,万斯·皮尔森被指控与别人合谋窃取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经费数万美元。据称,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现任主席盖瑞·琼斯(Gary Jones)及前任主席丹尼斯·威廉姆斯(Dennis Williams)就是起诉书中的未指明官员。20191022日,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前高级官员杰弗瑞·皮亚琴柯(Jeffrey Pietrzyk)承认受贿、洗钱等罪名。杰弗瑞·皮亚琴柯曾担任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前任副主席乔·阿什顿(Joe Ashton)的首席助手。据推测,阿什顿也极有可能牵涉这起贪腐案,将面临牢狱之灾。
   
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内部发生的一系列高官腐败案件,应验了美国共产党前主席威廉·福斯特(William Z.Foster)早在1952年对美国工会领袖们下的断言:这些领袖通过收取庞大的会费,获取了高额薪金,工会领袖的政策和基层会员的利益两者之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有如此大的距离。受贪腐调查的影响,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形象严重受损,很多参加罢工的工人表达了对工会领导人行为不端的愤怒与担忧。工人们质问:他们在谈判和使用工会经费的过程中究竟代表的是工人的利益还是自己的利益?有人表示,想知道工会领导人是否能快速达成协议,以恢复会员对他们的信任。还有人质疑工会的领导人,为何没有在罢工开始前公布美国通用汽车公司提出的条件。而且,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直至罢工开始后都没有公开评论这些贪腐案件 ,更加重了人们的猜测和疑虑。

3.美国汽车产业前景黯淡,劳资矛盾凸显

本次谈判的历史背景恰是美国汽车业前景较为黯淡之时。第一,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经济扩张周期行将结束,美国汽车销量已经从历史高位开始下滑。第二,美国汽车业还面临一个长期挑战,即从燃油汽车向电动汽车过渡。美国三大汽车制造商已经显现颓势,都被特斯拉甩在身后。随着中国上海超级工厂即将投产,特斯拉各车型的成本将进一步减少,这对所有的燃油车制造商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第三,中美贸易战开始至今,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铝加征关税,几乎无一例外地都提高了美国本土汽车制造商的生产成本。第四,新修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在美国国会受阻,严重影响了美国同加拿大、墨西哥的汽车及其零部件贸易。
   
随着全球生产格局的进一步转变,为了降低人工成本,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的大趋势仍将继续,汽车业也难以幸免。随着生产自动化、智能化,越来越多的生产岗位被机器取代,美国工厂向海外转移的步伐难以阻挡,越来越多的生产岗位被外国工人替代。还有刚刚崭露头角的自动驾驶技术,更给传统汽车业巨头敲响了丧钟。在这样的产业前景下,不管特朗普如何想方设法,都无法从根本上扭转美国制造业日趋衰落的趋势。因此,劳资双方围绕岗位保障的争议只会愈演愈烈。

二、美国通用汽车工人罢工产生的社会影响

 

1.         美国工会重振扭转工会人数长期下滑的信心

近年来美国工会的会员人数持续下滑,严重削弱了工会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也不例外。数据显示,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会员人数从2000年的67.2万人一路下滑到2009年的35.5万人,几乎下降了一半,尽管此后略有回升,但始终在40万人上下徘徊。 为了扭转这一趋势,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一直在努力吸收更多的会员,这次罢工无疑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向工人(尤其是那些临时工)展示工会的力量,工会能够为会员争取到更好的薪酬福利、岗位保障。当然,此次罢工赢得的胜利是否能够帮助汽车工会扭转会员人数下滑的趋势,现在来看仍然是个未知数。

2.罢工事件预示特朗普2016年竞选的承诺落空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对提振美国制造业尤其是汽车业做出很多承诺。美国有媒体专门罗列了特朗普当年的相关竞选承诺,比如,建造新汽车厂,增加汽车业工作岗位,通过减税刺激汽车业发展,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振兴制造业衰退地带,让美国重回世界汽车业中心等。但是,2017年以来,美国三大汽车厂商一刻也没停止在海外投资建厂,美国国内的汽车制造业岗位不断被削减,铁锈地带(Rust Belt)的经济仍然停滞不前。特别是2018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关闭俄亥俄州洛兹镇工厂一事,已然成为2020年美国总统竞选的议题之一。就在两年前的2017725日,特朗普在离洛兹镇不远的杨斯镇举行的竞选集会上还信誓旦旦地向民众表示:不要搬家,关闭的工厂很快就会重启。但最终,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洛兹镇工厂被出售给了一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原先的1435个工作岗位只剩下了400个。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罢工的工人对特朗普评价普遍不高,因为特朗普的话风总是多变。2019318日,特朗普发推文表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应当尽早开启谈判,而不要等到协议到期了才开始谈判。而在2015年密歇根州举行的一次竞选活动中,特朗普曾经表示美国汽车业应当破产重建。但早在2008年,特朗普就对媒体表示必须挽救美国汽车业三大汽车制造厂将会重新站起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罢工后,特朗普在罢工开始的第一天表示,对罢工感到难过,并表示希望这次罢工很快结束。特朗普还表示,如果罢工双方愿意的话,联邦政府可以介入谈判。罢工工人对特朗普的表态不以为然。罢工工人们说,特朗普不应该对罢工说三道四,反正他对工会工人不闻不问。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发言人对特朗普的推文也不置可否。倒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发言人热情表示,对特朗普的说法强烈赞同。

三、美国共产党号召党员和民众一起支持罢工行动

美国共产党与美国工会之间的关系历史悠久,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也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美国共产党自1919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在大工业中组织工人力量,发动工人运动,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同劳工建立了密切的联系。美国共产党在许多重工业领域和托拉斯化工业中心领导与组织工会教育同盟、工会统一同盟的罢工,以及失业理事会和工人同盟的活动。为此,美国共产党建立了一系列的车间组织和车间报纸,同工人建立了紧密联系。19361230日,美国劳工运动史上著名的弗林特罢工爆发,美国共产党一直都是其中的活跃力量。当时,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刚成立不久,以美国共产党党员为主的左翼力量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核心力量。在弗林特罢工中心即费许第一号车身工厂,罢工委员会的7名成员几乎都是美国共产党党员,其中的领袖瓦尔特·莫尔(Walter Moore)是美国共产党弗林特地区分部的组织委员。此外,密歇根州的共产党全力支持了弗林特罢工。在此后发生的克莱斯勒汽车公司工人罢工等行动中,美国共产党党员也同样表现出色。但是,由于时任美国共产党总书记厄尔·白劳德(Earl Browder)的一系列错误决定,将美国共产党来之不易的领导权拱手送给美国大资产阶级;再加上冷战爆发,美国共产党遭遇了一系列政治打压,最终丧失了在工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
   
尽管如此,美国共产党仍然将党对工人运动的支持看作责任所在,仍然在坚定不移地继续担当这一使命。比如,2019117日,美国共产党网站刊文纪念美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时就回顾了对美国工人运动的贡献,并专门提到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存在与共产党人密不可分。

 美国共产党对美国工人运动的关注与支持还体现在美国共产党的重大会议和文件中。2019621~23日,美国共产党在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召开了第三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通过的决议指出,美国共产党把重建和加强美国劳工运动作为自身活动的首要工作,要与工会、友党和公众一起努力,在人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创造强大的工会。

    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罢工爆发后,美国共产党于20191015日在其官网发表声明,号召美国共产党的全体党员及其支持者一起行动起来,全力支持此次罢工行动。美国共产党认为,这次罢工的工人代表的是美国人民,他们既是退休人员、年轻人和社区的利益代表,他们也是为了正义而战,他们还是在和世界上赚钱最多的公司进行斗争。自从十年前政府和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伸出援手以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当前正处于鼎盛时期,20152017年这3年共赚了350亿美元,2018年第二季度收入24亿美元。另外,单支付给其首席执行官玛丽·芭拉(Mary Barra)的薪酬就高达2200万美元。美国共产党批评美国通用汽车公司与贪婪的化石燃料业、金融业、腐败的制药业等同流合污。美国共产党认为,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削减工人医保的做法一旦得逞,不仅影响工人家庭和社区利益,而且会加剧美国收入分配的两极分化,把原本属于工人的收入转移给最富有的占美国人口1%的美国富豪。

    为支持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的罢工行动,美国共产党劳工委员会向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提出如下支持声明和建议。第一,与本地的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美国劳工联合会产业工会联合会(AFL-CIO)官员取得联系,协助开展动员工作。第二,前往罢工一线探视,并提供食物等捐赠。第三,在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经销商那里组织信息搜集活动,要求这些经销商呼吁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解决罢工问题。在本地的工会组织里通过支持罢工决议,在本地的各种社会团体中宣传对罢工行动的支持。第四,给本地的报纸、工会报刊、学校报刊和团体报刊写信,支持罢工。邀请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的罢工工人或者官员出席活动,组织群众夹道欢迎。第五,选派代表前往市议会、州郡委员会,要求议员们支持罢工行动。

    遗憾的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对美国共产党的声明似乎无动于衷,而美国共产党的主张也仅限于一纸声明而已,并没有转化为实际的行动。20191023日,也就是在美国通用汽车工人罢工行将结束时,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在其官网发表了一则声明,声明中感谢社会各界(本地工商业者、民选官员和普通市民等)对此次罢工的大力支持,让罢工工人克服重重困难坚持下来。 声明没有明确感谢美国共产党的支持。但是,在美国当前的政治环境下,社会主义一词已不再受到污名化的指责,大众对社会主义的态度也有了转折性的变化,这无疑为社会主义在美国的发展提供了难得的机遇。美国共产党和美国左翼大都认识到了这一历史机遇,并且都积极行动起来,在青年、妇女、黑人、少数族裔等人群中加强自身的组织工作,积极吸收新成员,扩大自己的社会影响力。尽管与传统的两大政党相比,这些左翼政党普遍存在组织力量弱小、阶级基础薄弱等问题,但是,只要能够借着当前社会主义复苏的春风,尤其是工人运动和社会运动不断高涨的势头,相信这些社会主义政党将来都能够不断发展壮大起来,美国共产党所主张的权利法案社会主义也终将会获得越来越多的支持。
   
综上所述,这次美国汽车工人罢工有成就也有妥协,对美国社会主义运动有促进但作用有限。罢工的焦点仅限于提高工资、改善待遇和保障岗位等方面,未能从造成工人阶级地位低下的根本原因即资本主义制度本身着力,寻求从根本上解决资本对劳动的剥削问题。考察这些问题的根源,一方面,罢工工人缺少先进的无产阶级政党和理论的领导与指导,只能在企业化的工会官员的指导下争取一点经济利益而已。另一方面,包括美国共产党等在内的进步政党,由于自身力量弱小,在强大的两党制政治背景下,只能依附于民主党,寻求通过选举获得施行自己政治主张的机会。这样的斗争策略让他们难以同自己的阶级基础实现紧密的结合,当然也就更谈不上发挥组织动员的作用了。要实现无产阶级的真正解放,工人阶级必须同其先进组织即无产阶级政党紧密结合为一体,与资本主义制度进行坚决的斗争,从而最终消灭剥削和私有制。


文章来源:原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12

网络编辑:静穆

 

 

 

 

 

 

 

 

 

 

 

 

发布时间:2020-03-06 18:51:00